中国家禽产业界生存现状考察系列报告之一——生存的难度(上)

2019-03-12来源:乔建卿文章编辑:灵儿评论:[点击复制网址]
|

山西运城地区国鸡种鸡养殖公司经理们合影(2019.3.5)

  发展多种形式农业适度规模经营,突出抓好家庭农场和农民合作社两类农业经营主体发展,支持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三农”关系全局,乡村振兴关系民族振兴————中央及国务院一号文件解读。

  观行业风云,望行业前景!为了努力贯彻国家惠农政策,反映行业困惑心声,鞭打某些行业时弊,弘扬行业正能量,推动行业健康发展,鸡病专业网于2019年3月4日启动了策划已久的行业焦点访谈栏目。

  日前,由业界门户网站《鸡病专业网》副站长乔建卿担纲主持、河南省著名行业专家朱新生做客座嘉宾、《700天高产蛋鸡技术推广联盟》冠名、在山西省运城市和陕西省西安市及咸阳市,就行业内中小企业的生存困惑问题,以及对国家有关政策理解的深浅度和行业某些丑陋问题,以交流座谈会的形式,与参会者进行了深入的交流,为以后的行业焦点访谈,明晰了方向。

  本次访谈,设立了陕西咸阳和山西运城两个主会场,陕西凯哥牧业总经理孙凯、山西芮城县大红三黄鸡养殖合作社总经理牛占杰和山西省黄河鸡场总经理吕永革分别主持了本次座谈交流会,陕西省土鸡协会协办了本次座谈交流会,两省有六十余家中小养殖企业,到会参与了交流座谈。以下是本次访谈的焦点问题(会后,在餐叙过程中和回程后,记者就本次交流的文样征求了被访者的意见,他们也对在公开场合下自己没有充分表达的观点,做了补充)。

左起:李官勇、乔建卿、雷旬彦(2019.3.6)

  乔建卿:日前,两会召开,政府明晰了家庭农场、合作社和小农户的发展方向。但是,在这之前的一段时间里,社会金融经济组织和带有行政性质的经济机构,甚至地方政府的有关职能部门,在对待大型养殖集团和中小型养殖企业的实际操作中,明显偏重于对大型养殖企业的爱援。目前,行业内有种看似对立实则关联的两个观点,一种观点是行业规模化、集约化将是以后的主流发展方向,这有利于淘汰耗能污染低产出的劣质企业,是行业优化升级健康发展的有力保障;还有一种观点是,在法治健全、技术和资金精准投放、行政公勤需要进一步提升的情况下,对养殖企业规模集约化的政策倾斜,可能产生行业垄断,对民生有严重影响,不利于行业的健康发展。今天参加的企业,都是中小型企业。请大家就这两个问题,公正地谈一下自己的看法。

  陕西省咸阳市渭城区诚鑫禽业专业合作社(法人樊西平)、著名行业经纪人雷旬彦总经理说:这两个问题是相关联的,不应该把这两个问题单独对立起来。我把这两个问题放在一起来表达我个人的意见,不一定有代表性,如果有偏颇,请理解。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无罪嘛(笑笑)。

  集约化养殖是行业的发展方向。站在国家层面,优质大型养殖企业多,是一种经济战略储备,对抗国外资本,信心十足。国家总体出发点是好的,但是,个别地区的行政偶尔还会出现惰政,极少部分管理者与社会发展明显脱节,跟不上社会的发展。

  乔建卿:您这样的观点根据是什么吗?能不能详细说一下,最好能举例说明。

  要求不公布姓名者说(本来不打算将这段话发文,但记者在别的地方听到过类似事例):这个例子我来举,比如,某地区(需要不公开)的业务关系养殖户和我谈了他的困惑:没有出台有关政策的前几十年,我搞养殖,一直是领导鼓励表彰的致富模范带头人和标兵,甚至经常到现场鼓励我大力发展实体经济,带动农民脱贫。我把多年的经济积累,都投到我的企业扩大再生产,甚至负债经营。但近年,有关政策刚一出台,我就成了工作人员做思想工作的拆迁对象,我的养殖企业建筑成了违章建筑(我的证不齐全,违章建筑不在补偿范围)。难道他们之前的几十年不知道我的具体情况吗?现在,如果他们这样认定,我几十年的辛苦果实眼看着就剩一对废砖烂铁。我究竟是致富标兵?还是违法经营者者?他们机械地照本宣科,谁也解释不清楚,我有些迷糊了。我坚决拥护政府的政策,但我对某些工作人员滞后于形势的工作作风,还是持保留意见的。

  乔建卿:谢谢*经理的分享。您的表达太敏感,已经超过我们网站的承受力。我今天不能就您的问题有任何观点表述,实在抱歉。您请坐下。雷经理没有讲完自己的观点,请雷经理继续。

  雷旬彦总经理:从以上案例来看,如果是真实情况,个别基层执行政策管理者应该提升自己的整体素养。但我个人感觉,这是一个非常艰巨的过程。我个人认为,发展养殖产业集约化、规模化,应该兼顾中小企业的生存和发展。

  乔建卿:您请继续。

  雷旬彦总经理:我这样说也是有我个人的理由的。首先,养殖业是一个比较特殊的行业,不像工厂那样,市场短缺的时候,工厂加班加点地生产,就可以迅速满足市场供应。即使再大的养殖集团,也改变不了这个行业的特殊性。

  乔建卿:这个观点很明晰。

  雷旬彦总经理:养殖业是有周期性的。集约化养殖业和中小养殖企业分别担负着稳定市场的不同职责。如果在执行政策中有失偏颇,就会有不利于生产稳定的情况发生。就目前我国的实际情况来看,有部分中小养户永远退出了养殖市场,行外资本介入养殖业(俗称跨行打劫),推动了养殖业集团化的发展,迫使那些小户退出养殖业舞台。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并没有起到稳定市场的作用。大家不妨看一下,最近几年,我国的大型养殖企业如雨后春笋,比比皆是,小散户退出行业的速度也非常之快。养殖市场出现新的局面,就市场稳定这个课题来说,结果如何呢?

  乔建卿:谢谢雷总经理的分享。请继续

  雷旬彦总经理:先说白羽大肉食,前段时间整个产业链就开始价格暴涨,而且在短期内可能继续涨下去;再说国鸡(优质黄羽鸡),也同样是这样,成鸡价格从2017年下半年到2018年,价格剧跌暴涨,暴涨后再剧跌再爆涨,现在又属于剧跌后的涨价状态;蛋鸡也是这样一个起伏过程,无一幸免。2018年的鸡蛋价格连续以火箭蛋的姿态,多次“破五”。可惜,我不是市场调研者,不知道具体数据。面对这种透着严重资本投机,借用资本注入的力量,危及消费市场的肉蛋奶稳定,简单地用市场的自动供需调节这个观点来解释这种现象,是不是有些牵强的感觉?

  (乔建卿插入数据:白羽大肉食种蛋出场价格多次逼近7.00元/枚,白羽大肉食鸡苗出场价格在半年的时间里连续逼近10.00元/羽,肉联收储屠宰上车价价格多次逼近6.00元/斤;2017年年底,普通中速国鸡毛鸡最高上车价逼近8.50元/斤,然后暴跌至最低上车价3.20元/斤(广东地区),2018年年底上车价5.50-6.00元/斤,期间,普通中速国鸡毛鸡价格长期在6.00元/斤以上;最近(3月4日)黑龙江某些地区鸡蛋出场价格2.40元/斤,已经在成本线以下。)

  雷旬彦总经理:在这种剧跌暴涨的背后,被外行业资本注入的大型养殖集团公司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希望人们别忘了,资本的本质就是逐利性、嗜血性!看到三倍利润的资本家就会变成强盗!在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们看到的是,在稳定禽蛋肉的市场方面,指望被跨行业资本注入的大型养殖企业,根本就是痴人说梦。说实话,我是希望大型养殖企业在行业的发展中,起到正能量作用的,但是,在这个有13亿消费者的国度里,他们准备好了吗?我的观点是,中小养殖企业的存在是禽肉蛋市场稳定重要基石。

  雷旬彦总经理:目前,我对我们行业的政策执行层面上所表现出来观感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我认为,目前中国养殖业现状,应该遵循集团企业带动有潜力的小型企业发展,小散户应该积极做成家庭农场等模式发挥潜能,与大型养殖企业优势互补,稳定市场。这样比较科学。

牛占杰(养殖合作社总经理)、乔建卿、岳玉龙(运城市政协委员)

  乔建卿:牛占杰总经理,您对这两个看似独立实则关联的问题怎么看?

  山西芮城县大红三黄鸡养殖合作社总经理牛占杰:第一个问题,我们这几年一直在响应国家环保号召,也做了很多工作,努力将企业做大做强。虽然知道做大做强是方向,但我们散户确实不知道从何做起,深深感到力不从心!第二个问题是散户比较关心的问题,与现代化农业有机衔接,成立合作社,要做强做大,谁来牵头?国家政策对大型养殖集团和中小养殖企业是否一视同仁,这在基层实际操作中,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要消除一些负面因素,尤其需要社会各方面配合,特别是政府层面的对我们行业各个环节的深入了解、理解和支持、帮助。这至关重要!

  乔建卿:很多人不了解我们这个行业市场,就像我们不了解政府扶贫艰苦努力一样。所以,我们更应该寻求与政府沟通,让地方政府了解我们的生存现状,在政府的主导下,努力完成组合升级。即使不能取得理想效果,最起码也可达到抱团取暖、逐步壮大自己的目的。我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牛总经理?

  山西芮城县大红三黄鸡养殖合作社总经理牛占杰:可以。

  乔建卿:谢谢大家踊跃参与今天的交流座谈会。我刚才就这两个相互关联的问题逐一向大家请教过,大家基本上满意就此问题的交流座谈经过。我来总结一下今天大家所表达出来的主要观点:

  1、就我国当前养殖行业所呈现的状态来看,集约化养殖公司有它的短板。养殖集团公司市场信息部门、生产管理部门、决策计划部门的极少形成高度共振,成为他们的致命短板。但他们的抗压能力极强,强大的资本加强了他们对市场的话语权,对中小企业和养殖市场充分显示了其猎食嗜血性。虽然他们灵活性不强,市场起伏应变能力不强,有时候还起到加剧市场动荡的作用。但是,从国家层面来讲,更利于全面管理,以达到食品工业化的升级效果,社会食品安全效益极好。

  2、就目前的养殖形势和环境来看,小型养殖企业应变能力强,对人们饮食精细化的民族饮食文化,起到了大型工业化养殖集团公司所不能企及的有效辅撑作用,但面对财团的“跨行打劫”,几乎束手无策,虽然还能暂时顽强支撑,但今夜已非汉时月,有待升级的养殖设施和被社会所诟病的养殖理念,必然要面对国家食品安全法规。在政府的指导下,有机抱团取暖、逐步壮大自己,已是大势所趋。

  借用来自中小型养殖企业的雷旬彦和牛占杰各自讲的一句话,来总结他们的目前困境:“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不知从何入手,深感力不从心”。

  希望全社会的有关职能机构,都来关心行业中的弱势群体。他们的健康发展,关系到国计民生!

  下面进入第二个议题交流:大型养殖集团公司与中小养殖企业是朋友还是对手

前一:夏华阳总经理在工作中  

左起:孙凯、乔建卿、朱新生、夏华阳在陕西交流座谈会合影

  乔建卿画外话:本次访谈由《700天高产蛋鸡技术推广联盟》冠名赞助,鸣谢夏华阳总经理的全程辛苦陪同。敬请关注《中国家禽产业界生存现状考察系列报告之一——生存的难度(中)!》

免责声明:
1、凡注明为其它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
2、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本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