嵩山煮酒论国鸡之造势借势——致命征途

2020-06-24来源:鸡病专业网首席分析师 乔建卿文章编辑:灵儿评论:[点击复制网址]
|

  今日,本老朽从朋友处觅得珍藏四十年的老酒,不由得多饮几杯,顿觉头大脚小,茫然四顾无思维,猛然忆起往日写有《嵩山煮酒论国鸡之狼烟四起》、《嵩山煮酒论国鸡之群雄逐鹿》、《嵩山煮酒论国鸡之逐鹿中原》,本老朽乘着酒兴,坐在电脑桌前,稳稳地一个键盘侠加酒鬼的嘴脸。

  开篇,本老朽最想说的话就是:本篇文章,可能会引起国鸡养殖散户的兄弟姐妹们的不适,但本老朽必须要说,因为本老朽了解国鸡散户兄弟所处的困境,所以希望能起到一些正面作用。本老朽更想说的话是:国鸡养殖产业散户的兄弟姐妹们,在艰难的养殖过程中,我们要遭遇这样那样的困难和迷茫,经过半年多的行业洗礼,我们无论从经济现状和身心状态,都已经被逼到悬崖边,处于丁字路口,没有退路,没有再次失败的本钱。因为失败几乎等于出局,所以,要思考选择要走的路,成了关键!

  国鸡产业的生存命脉,在于育种!谁掌握了国鸡种鸡育种主导权,谁就有了在国鸡产业市场驱策群雄的资格!

  在中国,掌握国鸡育种话语权的企业,W集团公司当属首屈一指,L、T、X、X等育种公司也不甘示弱,大有(俺来也,且分俺一杯美羹)与之鼎分天下之势。

  面对中国国鸡产业界纷乱复杂的现象,作为国鸡产业旗舰的W集团公司对L、T、X、X等育种公司,既合作,又竞争,使得国鸡产业界的舞台,缤纷缭乱,热闹非凡。他们在表演的舞台上,既要用心唱戏,又要提防别人抽台板。本老朽闲暇无事,每日里品茶饮酒,这戏却看得津津有味!

  回忆(1):2015年3月,第一届国鸡产业论坛在河南郑州召开,本老朽就国鸡品种养殖在南、北方的适应性,谈了自己的看法。

  回忆(2):2016年底,第二届国鸡产业论坛在山东莘县召开,会中,本老朽提醒国鸡产业的散户,谨防国鸡产业垄断。就国鸡产业在长江以北地区养殖量逐年扩大的问题,谈及适合北方国鸡养殖国鸡育种的重要性。也谈及已经育出适合北方国鸡养殖品种的两广育种公司,提醒他们在北方既有的市场基本盘,应该更加维护并适时发展壮大,弃守实在可惜。

  回忆(3):2017年底,第三界国鸡论坛在东北长春召开,会后,本老朽与北方的几个业界人士,谈及优质国鸡育种很可能被某些育种公司极端掌控,本老朽当场指出:一旦出现这种局面,国鸡散户从业者将会面临种苗引种成本灾难。一旦集团公司种苗涨价成真,也就离围剿国鸡养殖散户的日子不远了。

  回忆(4):2018年初,面对两广部分育种公司有弃守北方国鸡养殖市场苗头的问题,本老朽提议,国鸡北繁南养的倡导者之一朱老师和左老师牵头,集业界育种专家、业界产业人士多人,共商国鸡育种,企图育出适合北方国鸡养殖的品种,填补两广国鸡育种公司弃守的市场空白,从而掌握种源主导权,但最后与会者一致认为,就目前来看,国鸡育种公司的种苗不会涨价,遂,国鸡育种之议胎死腹中。

  回忆(5):2018年底,第四届国鸡论坛在河南郑州召开,会中,主持人问一家国鸡育种公司销售负责人,你们的国鸡种苗会涨价吗?国鸡育种公司销售负责人答:应该不会吧(就在他的话音刚落,国鸡种苗引种价格暴涨)!

  回忆(6):2019年初,国鸡种苗突然全面涨价,从每羽6元,涨到每羽24元,翻了四倍。

  本老朽以上所述都是回忆,有点啰嗦。今天,本老朽为大家讲一个国鸡界惊心动魄的战例,希望诸位兄弟姐妹能从这个战例中有所感悟。这个战例,是W集团公司布局未来残酷商战的引子,本老朽以后也会就此写出系列文字。闲话少说,言归正传。

  先说,2019年,全国养殖形势一派大好,掌握国鸡界舆论大权的W集团公司麾下网站,配合W集团公司市场部门,搜集国鸡行业界各个环节信息的同时,竭力鼓吹鸡肉替代猪肉的言论。W集团公司市场部门汇合各个中型国鸡养殖公司,三天一小会,五天一大会,利用其育种优势,屡次盲目抬高国鸡商品鸡苗价格,为行业年底成鸡价格大溃败,埋下了灾难性隐患(后来,在2019年春节集团公司高层会议上,相关市场部门首脑为盲目推动鸡苗涨价造成的不良反应,做了深刻的检讨)。

  在2019年国鸡鸡苗涨价过程中,L、T、X养殖集团公司也自顾盘算地予W集团公司配合。他们是怎么配合呢,现在想起来,本老朽还忍不住地乐。举个例子:

  当W集团公司市场部号召大家涨价10元/羽,L、T、X、X公司与各中型公司表示坚决拥护,然后W集团公司高高兴兴地开卖10元/羽,而L公司和其它中型公司却悄悄只卖9元/羽,很顺利。这样一来,W集团公司10元/羽肯定卖不出去(卖出极小部分),最后大部分鸡苗只好自己养殖消化,或便宜2元卖给自己的养殖关系户(本老朽称作托底第一梯队),实际到手价格只有8元/羽甚至更低。

  此番反复,W集团公司市场部门在运作国鸡鸡苗涨价过程中,始终为别人做嫁衣,致使L、T、X等国鸡养殖公司和中小公司屡次得利。W集团公司在销售过程中,坚决执行约定价格,而那些中小养殖公司却喊高走低。面对这种情况,W集团公司市场部恼羞成怒,却也无可奈何。2019年10月份放出口风,发誓要在适当的时候,好好地修理这群不听话的家伙。优胜劣汰的竞争商战,蓄势待发。

  话说今年新冠肆虐,2月份起,全国各行各业一片哀声,养殖行业的损失也不可幸免。面对封村封路、饲料无法进、禽畜无法出栏、无法预测瘟君何时退却,国鸡养殖从业者对前景充满了绝望。此期间,国鸡产业界新兴的国鸡育种公司————我国蛋种鸡旗舰Y公司湖北分公司,面对困境,不得不做出销毁部分鸡苗之决定,令人惋惜。

  在疫情高峰期间,诸如此类销毁产能的大、小惨剧,不胜枚举。然而,对寻机修理竞争对手的W集团公司来说,如果我们以为这些销毁产能行为是绝望之举,那就是大错特错了。实际,销毁疫情期间的部分产能,成为W集团公司再次发展壮大的一个契机。如此一来,蓄势已久的国鸡产业界大迂回、大包抄、大收编、重创竞争对手的第一次战役,终于拉开了序幕!

  2020年2月中下旬之间,在国鸡行业的一片哀嚎声中,一个惊人的消息传来,W集团公司的诸多分公司将养了40天以下(包括刚出壳)的鸡苗,全部埋掉(那是上千万羽的小鸡啊)。在这个过程中,本老朽注意到了来自国鸡行业界的各个阶层的反应态度:他们有的幸灾乐祸————你个巨无霸也有今天啊;他们有的兔死狐悲————巨无霸都撑不住了,我们还能撑到几时?还有的暗暗窃喜————拔个萝卜地皮松,他们销毁国鸡产能,我们正好伺机补进。哈哈。

  对于W集团公司销毁上千万养殖40天以下的鸡雏事件,虽然各个同行们心态各异地幸灾乐祸,但是,销毁了上千万羽的国鸡产能却是实实在在的实际损失。问题的关键是,W集团公司也是这样认为的吗?答案很快就清晰了。

  W集团公司的割肉措施,本老朽习惯用审视的眼光探究。首先,W集团公司不缺钱,但再不缺钱也不是这么个烧钱法。本老朽百思不得其解。但是,有一点需要肯定,就当时全国疫情肆虐的程度和全国疫情防控的严峻形势来看,W集团公司销毁小鸡的决策是理智的。疫情何时结束是个迷,如果不销毁这些小鸡,两个月后的饲养成本极高,养成无法上市怎么办?唯一出路就是就必须宰杀进冷库。这样一来,就亏大了。

  就在各个国鸡养殖公司面对W集团公司销毁小鸡幸灾乐祸的时候,W集团公司再次出手了,其行事之凌厉,让L、T等国鸡养殖公司目瞪口呆。

  2020年3月初,W集团公司突然大动作启动所辖冷鲜链企业进入战时状态,并由相关部门协调其辖外冷库,在其所能触及的地区,以1.50————2.00元/斤的托底价格,从民间国鸡养殖户手里,大量收购已经积压一个月的国鸡成鸡存栏鸡,冷鲜收储。

  这一大手笔,着实漂亮。本老朽粗略算了一下,几千吨的冷鲜国鸡,平均每只鸡7元左右。每吨4200元左右的毛鸡成本,有600只左右国鸡毛鸡。

  我们在回想一下,如果W集团各分公司那近千万的鸡雏没有销毁掉,养3个月左右后出栏,先不论人工、防疫等费用,单单饲料成本每只鸡就需要十多元人民币,与他们低价格收购每只鸡7元左右的成本相比,节省了近一倍的成本。也就是说,他们销毁掉的那些国鸡鸡雏的损失,完美地转嫁到了那些即将被疫情困死的养鸡户身上,而那些养鸡户还得感激他们。政府、公司、养户“皆大欢喜”。

  可惜的是,W集团公司这次疫情中的国鸡成鸡收购动作,并没有引起业界的注意。当然,不引起同行注意的策略,也是W集团公司高明的地方,但是,他们也不甘心“悄悄打枪的干活”。首先,他们这种“趁火打劫”的低价收购行为,在当时那种背景下,十分及时和必要,当地政府感激他们,他们承担了社会义务,替国家分了忧,为广大鸡民解了困,更重要的是,他们销毁掉的近千万只雏鸡的经济损失,从这次收购行动中得到了补偿,并且还有赚钱的可能。名利双收!

  如果说W集团公司这个连环牌打得太漂亮,那各位看官就太小瞧他们了,因为他们要的时不仅仅是“太漂亮”,而是空前绝后“大大地漂亮”!

  时间进入2020年6月,消息灵通人士传来一则不太引人注目的消息:W集团公司以其旗下舆论媒体作为舆论先锋,随后派出市场联络人士,开始走访那些在疫情中将成鸡卖给他们的那些养鸡户,问寒问暖,促膝长谈,帮那些已经亏得无力再战的养殖户展望未来,最后他们表示:愿意为养殖户承担风险,与他们一道共创大业!剧情播送至此,结局已经毫无悬念。那些已经连续亏本、无力再战的国鸡养殖散户,面对帮他们“解困”的W集团公司伸出收编的友谊之手,只有感激涕零的份,岂有拒绝之力?收编成功!

  这场借势造势的战役,从2019年初,到2020年6月,虽然W集团公司打得很惊险,但其通过大迂回、大包抄、大收编,谱写了商战之歌的优美高昂的旋律。大收编战役开打后,其剑锋所至,摧枯拉朽。

  整个商战过程,W集团公司麾下媒体声势浩大的助威宣传功不可没,更应该为那位2019年春节在W集团公司高层会议上检讨的英雄鼓掌平反,没有他决定呼吁推动国鸡鸡苗的连续涨高价,就没有嗜赌成性国鸡养殖散户的大溃败,就不会有那些国鸡养殖小散户对W集团公司的最后跪伏。他敢于亮剑,诱敌深入,是这场大收编战役(百团大战)的李云龙!

  W集团公司从一开始提出“猪代鸡”的乘而起,到仗欺人的国鸡种苗涨价,再到利用麾下媒体大造声鼓吹商品国鸡苗涨价的呼吁,又到人多众的中小企业,对W集团公司呼吁商品苗涨价的阳奉阴违,顺势而为的销毁产能,到低价收购国鸡成鸡的乘追击,到完成收编国鸡养殖散户的因利导。剧情十分精彩。

  大集团公司最大的优势就是抗风浪能力极强,越是行情差的时候,越是他们大显身手的时候。大公司发动商战,究其终极目的,就是以己之长,击敌之短,将与之竞争市场、且抗风浪能力极弱的中小公司和散户挤压出局。在像今年这样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刻,中小公司的弟兄们就该发挥自己的“游击”优势,来应对大型集团公司的碾压之势。

  W集团公司此次在南方的收编之战,形成了一套完整的“”战术理论,此理论经验一旦经集团决策层检视合格,就会在全国各个地区复制粘贴,这才是中小公司最可怕的情景。

  国鸡养殖界的兄弟姐妹们,W集团公司这场战役打得漂亮,我们从中感悟到了什么呢?这一个阶段性的战役结束了,谁说W集团公司没有新的布局?据本老朽观察,一场势如破竹新的战役早就在酝酿之中。

  2019年本老朽曾与朋友讲,W集团公司运筹帷幄未雨绸缪,总是提前一年全国布局。(2019)今年卖鸡(种)苗发大财,(2020年)明年买猪苗发大财,W集团公司总是走在行业发展的前列。如今,W集团公司国鸡产能再增,难道是利用其雄厚的资本,对已经气若游丝还在挣扎的散户执行最后一击(看谁亏得过谁)?

  今年,W集团公司已经将历史上最高的养猪利润攫取。他们稳坐钓鱼台,等待来年养猪业产能恢复后,与各个公司共享“消费者喜笑颜开”的猪肉市场。

  而T集团公司在今年严重亏损的情况下,再次追增国鸡产能,意欲何为?难道是已经看好来年大量散户退出后的市场?

  L集团公司在国鸡产能增产的同时,今年开始追加投资5.5亿元人民币,在某地扩建养猪基地,不知不觉间,L集团公司进入2021年养殖产业的另一个神鬼莫测的战场........

  “星火燎原”的江西Z集团公司,也像一匹黑马斜里杀出,加入了国鸡产业商场战局.........

  广东X公司也低调广西布局、北方布局.......

  北京Y公司也积极全国布局...........

  博弈在继续..........

  本老朽所写文字,全属酒后醉语。诸位可做乱码阅读。文中所言,不可言信,如有与现实中的事情巧合,绝属无意,请勿对号入座!

  请继续关注本老朽的《嵩山煮酒论国鸡》系列——致命诱击!

鸡病专业网——为行业 尽己任!
免责声明:
1、凡注明为其它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
2、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本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