嵩山煮酒论国鸡——不测风云(2)

2020-07-28来源:鸡病专业网首席分析师 乔建卿文章编辑:灵儿评论:[点击复制网址]
|





乔建卿与皖南、淮南、淮北国鸡养殖界弟兄在一起

  自从今年3月23日本老朽写出《兄弟问答》,在文中,本老朽揭露了他们忽悠成鸡养殖户的嘴脸,戳穿了他们预言4、5、6月成鸡价格涨到6-7元的谎言,触动了一些利益团伙奶酪。于是,他们组团在本老朽文后跟帖,把本老朽骂了个鬼哭狼嚎。更有意思的是,有个IDyr520yr的利益相关者,还假冒斯文,写出一首狗屁不通的藏头打油诗:“老冉冉其将至兮,朽固难雕粪莫杇,必谓妖徒今日死,死去元知万事空”,咒骂“老朽必死”。其心之毒,可见一斑。

  后来,本老朽发现,有不少成鸡养户也跟着骂本老朽,认为本老朽阻止他们进高价鸡苗是误他们赚钱。真是哀其不幸,恨其无知无礼。干脆,本老朽出游全国(有疫情的地方不去),调研全国养殖现状,让骗子行骗继续得逞,让喜欢听谎言好话的养鸡人,继续做发财梦。本老朽少说几句,乐得耳根清净。

  本老朽在出游全国期间,每到一个地方,都坐下来与从业的兄弟姐妹们讨论行情,与他们分享在全国看到的详细信息。暂时封掉键盘,倒也优哉游哉。

  只是,最近本老朽闲得慌,发现那些咒本老朽为妖徒“今日死”的预言还在,细想一下,本老朽也没有当日就死了啊,这不,还活得好好的嘛。再说啦,死就死吧,人生自古谁无死?说不定他们发完跟帖后,早已不在了呢。戳穿谎言、分享市场信息是鸡病专业网和本老朽的责任,才又敲击键盘,写出《嵩山煮酒论国鸡》系列。

乔建卿与川南的业界朋友在一起

  上文《嵩山煮酒论国鸡——不测风云1》写完后,本老朽计划第二天写出关于国鸡成鸡养殖户是否上鸡补栏问题。无奈,第二天突然有紧急陕西市场调查任务,刻不容缓,随即,本老朽冒着酷暑,前往陕西而去。紧接着,就是再访安徽。行程太紧凑,可把本老朽累坏了。今日得空,马上敲击键盘,将文字堆砌。

  却说,4、5、6月份,面对各种淘汰鸡的低迷价格(淮北农村最低10元/只),本老朽也是痛心疾首,极力呼吁行业从业者冷静应对。

  5月16日,在鸡病专业网《走进山西》直播节目里,本老朽依据调查的数据,提出的许多观点(可以在鸡病专业网直播间和本老朽微信朋友圈查询),现在看来,都证明是对的!

  本老朽当时提出的观点之一,就是要坚决无情淘汰掉不适宜的国鸡种鸡和商品蛋鸡,坚决换羽(据说陕西有一个鸿雁换羽的专业机构),保留刚开产的国鸡种鸡,避开低价淘汰鸡行情和低迷的种蛋行情。

  本老朽提出以上这个观点的根据是:新冠疫情封存限行期间,许多国鸡父母代种苗,无法顺利进入社会种鸡养殖场,部分种源产能被销毁,极可能加大8月份社会国鸡种蛋价格和淘汰鸡价格的上行动力。届时,国鸡种蛋价格极可能进入上升通道,淘汰鸡价格也极有可能涨价,从而达到实现避险后“鸡和蛋”的双赢目的(参见5月16日本老朽《走进山西》的演讲)。

  在山西期间,本老朽当着以吕永革、牛占杰等一百多位国鸡种鸡界朋友们的面,呼吁大家要以坚决的行动,做好迎接7月中、下旬和8、9月份的社会国鸡种蛋市场和淘汰鸡价格高涨的行情。

乔建卿与鸡病专业网晋南分支机构牛占杰(左)

乔建卿与吕永革(左一)和朱新生老师(右一)

  前几天,山西运城国鸡种鸡场场长牛占杰在与本老朽通话时,代表山西一百余家国鸡种鸡场,兴高采烈地向本老朽报喜说,种蛋又涨到一元多了,种鸡淘汰鸡价格也暴涨了。本老朽闻知甚慰,自认为做了一件很自豪的好事。山西国鸡种鸡、蛋鸡界的兄弟姐妹们,本老朽在这里祝贺你们,有空儿,本老朽找你们痛饮庆功酒去!


乔建卿与周志康(右一)、王夺标(右二)

 
 

 

 
乔建卿与刘林(图一)、孙士凯(图二)、邢允杰(图三)、秦守团(图四)、山东侯兴斌(图五)

  面对国鸡成鸡市场的长期低迷,本老朽5月、6月初走进山东、江苏、安徽,同样鼓励国鸡种鸡孵化场,保留新种鸡(必要时可以换羽),淘汰掉不适宜继续生产的种鸡。

  在山东、安徽、江苏期间,本老朽与国鸡种鸡孵化场的同仁,共同交流分析市场(部分苏鲁皖国鸡种鸡孵化界代表性人物:某养殖集团公司分公司领导、王夺标、白怀平、孙士凯、刘林、侯兴宾、田雨、魏超分别与本老朽会面)。本老朽在当时了解情况后建议,种蛋鸡苗价格低迷,应多渠道分流国鸡种蛋进入商品蛋市场,不要心疼,要坚决。同时,本老朽同大家一道分析国鸡鸡苗市场可能的走向。

  最后,大家一致认为,因为当时成鸡价格低迷,恰逢东北脱温鸡市场大肆抢购脱温鸡,甚至大批养成鸡的国鸡,在一斤左右的重量的情况下,也被当作脱温鸡被山东苗贩拉走。这样一来,必然造成7、8月份长江以北地区成鸡市场出现空虚现象,届时,成鸡市场价格必然反弹,从而引发国鸡鸡苗市场价格反弹。最后,谈话结束的时候,本老朽端起酒杯预祝大家好运,争取打一个逆境中的胜仗(刘林、孙士凯、李如意等国鸡种鸡孵化界的兄弟,最近与本老朽通话或见面,也是捷报频传)。



王玉建(左一)和侯兴斌(右一)

  在山东、安徽、江苏访问考察期间,遇到了很多令本老朽心痛的问题。因行情低迷,养户亏钱,无力还上成鸡放养龙头的鸡苗、兽药、饲料欠款。极个别龙头出现因债务问题跑路现象,更甚者还有人跳楼自杀,养殖行情走到这一步,本老朽痛心疾首!

  本老朽就国鸡成鸡市场,与许多成鸡养殖公司座谈沟通(某集团公司分公司领导和部分中原地区有代表性的小、中、大型国鸡成鸡养殖公司领导周志康、袁丙海、邢允杰、王玉建、张超、秦守团等,分别会见了本老朽)。本老朽向他们汇报了长江以北地区国鸡成鸡市场的具体情况,以及中国国鸡行业当时的现状,共同讨论国鸡成鸡行情的应对办法。

  本老朽在与这些业界同仁交流沟通过程中,特别建议秦守团、邢允杰、张超、王玉建,加大进苗补栏力度,满负荷饲养,如果没有疫情和天气问题,极可能赚钱。当时,本老朽与张超、秦守团、邢允杰、王玉建共同分析,最后得出结论,预计7月中旬至8月上旬,成鸡养殖将扭亏为盈,最低价应该不会低于4元/斤的成本线(5月底6月初的饲料价格),极有可能有一个6元/斤的小高峰。

  当时,这些养殖公司领导决定:趁当时因国鸡鸡苗价格长期低迷,造成了大部分国鸡孵化场停孵或减孵局面,再叠加许多养成鸡的养户把没有养成商品鸡的国鸡,当做脱温鸡卖给了东北商贩的因素,结果必然出现国鸡成鸡市场空档。他们一致认为,国鸡成鸡关键的涨价因素已经出现,应该抓紧时间进苗补栏,迎接走出行情低谷后的盈利时段,弥补一下以往的养殖损失(最近这些兄弟的成鸡已经出栏或即将出栏,张超和邢允杰等和某养殖分公司分别主动报来喜讯,赚大了,要请本老朽喝酒。写到这里,让本老朽偷乐一下)。

  本老朽近几天一直感慨,他们这个胜仗很漂亮,但是,荣誉仅仅属于他们自己吗,不,他们的胜仗属于我们整个国鸡养殖界!赚钱的虽然是他们,但是,他们在逆境中善于捕捉全面信息(不是片段信息),采纳合理化建议而不是临时激情决定发挥,是打赢这场战斗的关键!他们为我们行业提供了正能量,为我们国鸡成鸡养殖行业增了光,鼓舞了士气。我们国鸡成鸡养殖行业的兄弟姐妹们应该为他们高兴,为他们庆功!

  这得注意的是,在这场长江以北地区国鸡成鸡涨价过程中,东北脱温鸡商贩立下了汗马功劳,他们将半成鸡锁定为抢购目标,导致国鸡成鸡养殖市场的空虚,成了本次长江以北地区国鸡成鸡涨价的重要原因之一。

  在中原涨价十天后,华南地区的涨价才姗姗来迟。

  说这些,俱往矣!看今朝,怎应对?


乔建卿(前排左二)与四川国鸡养殖界弟兄姐妹在一起

  脱温鸡,顾名思义,就是饲养到20天至40天龄、可以脱离室内饲养温度并可独立抵御巨大温差的雏鸡。这类鸡的品种大多是种类繁多的国鸡品种,在专业饲养场养至可以独立适应本地区的常温气候时,再出售给那些养殖条件较差的农村农户,以满足农户在田间、屋后、溪旁、林地、山地的粗放散养,饲料成本、用药成本极低,人工成本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一般农户根据自己的需求和条件,可散养30到200只,也有的可以达到500的规模。

  据本老朽调查,我国民间脱温鸡的存栏,曾经达到我国全部国鸡商品鸡市场容量的60%,只是近年来城市化进程的快速发展,许多农村居民变为城市居民,脱温鸡的饲养主体萎缩,但也还占据国鸡商品鸡市场的40%,其数据规模之大,不容小觑。

  这类脱温鸡一般都是在春季(早春、仲春、晚春)和秋季(早秋、仲秋、晚秋)饲养,一般来讲,这两个时段对国鸡鸡苗的需求量极大。因购买人群的特定化,决定了进入脱温养殖市场的国鸡鸡苗的价格,要比正品国鸡鸡苗(规模化养殖)价格偏低,同时也决定了两者之间的鸡苗质量悬殊性。

  这些养殖脱温鸡的群体,一般都属于自养自己消费的群体。因为特定的饲养环境,脱温鸡饲养成本极低,所以在出栏时间上十分宽松。脱温鸡在饲养的过程中,只要达到食用标准(2斤以上),农户就开始宰杀食用,然后将自己消费剩下的成鸡,分别在清明节、端午节、中秋节和春节时段出栏销售。

  脱温鸡的饲养也有最大的缺陷,因为脱温鸡基本上都是露天饲养,所以受天气的制约性比较大。当气候恶劣,出现洪涝灾害,对脱温鸡饲养的冲击是致命性、灾难性的。

  今年汛期至今,江淮南部十几个省份,遭受不同程度的恶劣气候和洪涝灾害,给脱温鸡饲养带来了巨大损失。据本老朽不完全统计调查,江南最严重地区脱温鸡损失达到70%(没有死亡的脱温鸡也因病奄奄一息),损失最小的地区也在20%左右,平均损失率达到45%左右。而目前遭受损失的脱温鸡养殖,就是冲着中秋节国鸡成鸡市场而去的。

  如此巨大的脱温鸡损失,使这部分自养自己消费的人群,突然由市场供应者的身份,转变为消费者的身份,对仲秋节成鸡市场影响的程度,无法测定。

  我们都知道,脱温鸡的饲养量占国鸡商品鸡养殖量的半壁江山。如今巨大的脱温鸡损失,必然造成未来某个对应时段的成鸡市场供应空虚。

  东北在长江以北地区抢购脱温鸡的影响还未结束,江南地区的脱温鸡饲养群体就遭受了罕见的洪涝损失,本老朽认为,这个影响将会持续一段时间。

  先看一个不完整的数据:2020年国鸡父母代(包括假父母代和地方土鸡小育种公司存栏)种鸡最高实际存栏达5100万套左右,甚至更多。就中国近年的平均消费水平而言,能平衡全国产销市场的合理国鸡种鸡存栏应该是4000万套左右。特别应该注意的是,2020年新冠疫情的阴影影响,国民经济的重要支柱之一——第三产业遭受有史以来的重创,国民消费欲望低迷,在加上活禽市场不开放等因素(小县城和乡镇活禽市场影响不大),今年最合理的国鸡种鸡存栏3200万套足矣。

  回头我们再看一下眼下的国鸡产能。国鸡种鸡方面:社会种鸡场的在产存栏与春夏最高峰相比较,减少40%左右,一体化公司种鸡存栏依然按常规计划饲养,并没有减少,部分一体化公司甚至有增加产能的行为。据本老朽不完全调查得知,一体化集团公司国鸡种鸡存栏,占全国国鸡种鸡总存栏的40%左右,社会国鸡种鸡存栏占全国国鸡种鸡总存栏的60%左右。也就是说,目前全国国鸡种鸡存栏还有3800万套左右.

  前几天,也就是7月18日和7月24,本老朽分别在西安和安徽,与国鸡行业的从业兄弟姐妹座谈讨论。期间,有国鸡种鸡孵化界的朋友,问本老朽对何时国鸡鸡苗能赚钱的看法,本老朽笑了,回答说:等到你们用低价鸡苗将国鸡成鸡养殖户喂肥,就可以在价格上杀他们了,2019年,刀子在国鸡种鸡孵化场手里,因为国鸡种鸡孵化场用了几年的时间,配合国鸡成鸡养殖从业者的理智,喂肥了国鸡成鸡养殖场。经过几年的奋斗,国鸡成鸡养殖场终于肥得流油,思维极度膨胀疯狂,国鸡种鸡孵化场终于等到时机,高高地举起屠刀,狠狠地将他们的肥肉割了去。

  在座谈期间,也有国鸡成鸡养殖场问本老朽,目前还能进苗补栏吗?本老朽答:全国国鸡养殖补栏最佳时期已过,但现在长江以南地区还为时未晚,只是养殖风险比一个月前大了许多。我国南方的大部分地区,白羽系列冻鲜鸡,是代替不了国鸡消费的,但在许多城市的农贸市场,国鸡消费市场必然因活禽的市场限制,被动地让位于白羽系列冻鲜鸡消费。所以,在仲秋前后时段,国鸡成鸡养殖群体,既要有钻活禽市场监管松懈空子的预期,也要做好为人民服务的思想准备。

  今天,本老朽就瞎侃到这里,至于全国各地的国鸡产业链行情走势,等本老朽近期完成《鸡病专业网走进福建》和《深度访谈——专访福建圣农创始人傅光明》直播后,再与大家瞎聊!

  敬请关注本老朽近期拙作《嵩山煮酒论国鸡——不测风云3》

乔建卿在某信息数据中心

  本文来自鸡病专业网论坛,感谢乔帮主的精彩分享!

  查看原帖请点击》》》

鸡病专业网——为行业 尽己任!
免责声明:
1、凡注明为其它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
2、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本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