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风者一》:敬畏 尊重 理解并全力呵护我们脆弱而又可爱的鸡宝宝

2018-09-08来源:王志刚文章编辑:灵儿评论:[点击复制网址]
|

  这次重写《驭风者》我会尽量从最基础的常识开始把我这十年积累的所有与我们脆弱而又可爱的鸡宝宝有关的事物全部分享出来。这是个不太容易的工作,但是爱它们就不能只自己对它们好,让更多的战友有能力对它们好会更好。

  我们总是反复在讲以鸡为本,可是有一个很尴尬也很生硬的现实是很多战友对它们没有足够的敬畏和尊重,没有从生命的角度去理解它们,没有真正去为改善它们的生活条件和提升它们的生命质量和价值而持续努力。我们人性弱点中的懒惰和贪婪,也在现实中给了它们不同程度的伤害甚至虐杀,结果是它们用死给我们看这一直接了当的方式反抗并报复我们。每一年,彼此之间相爱相杀,演绎了各种荒诞恐怖的蒙太奇。入行这么多年,我记忆里更多的是这样的疼痛和耻辱。

  养是我们的原罪,养下去就是为了救赎

  很不愿意把我们的生活和工作放在哲学和道德的层面讨论,但是养肉鸡本来就是我们鸡民的原罪,怎么做都很难做到真正的救赎。在我们这个比较有特色的发展中国家,白羽肉鸡行业从始至终都带着原罪在艰难前行。我们的耻辱与辉煌,煎熬和狂喜,其实都是我们原罪的膨胀和自我救赎的积淀。

  “H5N1”“速生鸡”“激素鸡”“药残鸡”“H7N9”“十块钱八斤”等等大事件,我们虽然一定程度上是被侮辱与被损害的,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我们为了生存生活发展所做的努力也在很大程度上加重了我们的原罪。最近几年亲历了各种大事件的亲们,想必和我一样感同身受。

  最初入行的时候,微生物耐药性还不严重,那时候经常会为给服务的养殖户治好病而感到骄傲和自豪,曾经吹过自己没有治不了的病的牛逼。

  后来自己养鸡,虽然多少有了些收获,但鸡一年比一年难养,疫情一年比一年操蛋却是无法否认的事实。

  现在超级耐药细菌已经不是什么稀罕事了,敏感药物却越来越稀罕了,而且很多都因为吸收分布受限即使敏感也没有多大用处。

  支原体现在几乎没有敏感药物(以前可以72小时搞定的小毛病现在即使用上雾化的大招也时常不灵,MGMS一年下来偷走我们的财富已经难以量化。)。

  大肠杆菌这个我们为了保护我们的鸡宝宝几乎要斗一辈子的老伙计,现在想让它们服软已经很难很难了,它们把我们干跪了反倒无需摧毁之力。球虫梭菌好搞,但是可以选择的药物差不多都要陆陆续续禁用了。

  H9传支的杀伤力一年比一年强,我们脆弱而又可爱的鸡宝宝在被它们无情虐杀的时候,我们心中除了奔腾的草泥马还能有什么。

  秋天来了,春天也快了,“气囊炎栓塞”很快就会杀回来,和往年一样上演各种极具恐怖惊悚气质的蒙太奇。剧情一年比一年紧张,一季比一季惊悚,结局一集比一集黑暗。

  当前因为多种因素造成的肉鸡生产性能倒退现象愈演愈烈,行情热得发烫,也是一年中最好的时候,可是干瞪眼看着鸡不死不吃不喝不长的苦涩好多战友估计都深有体会。

  政策面的趋向已经越来越明朗了,官方的推动无论我们接不接受都会前所未有的坚决,毕竟他们的出发点是正向的,这一点认不认可都是积极的。近乎极端的环保举措,没多少商量余地的限养禁养政策,出于控制面源污染的长期坚决的限抗禁抗规定。这些都是不需要太多质疑的,因为都是为了更好的未来。

  我是个有“瘾”的从业者,但是与其被动戒除,不如对自己狠一些主动戒除。抗生素本来就是加重我们原罪的一种本罪,靠它们死路一条。我们的自我救赎只有回归本源,从环境入手才有可能冲破黎明前的黑暗。现在大环境已经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改善,我们对自己狠一些,适当加大投入,努力做好本分,干好自己必须干好的活(使用清洁能源,科学合理利用鸡粪和冲刷鸡舍的废水,夯筑坚实的生物安全壁垒,把日常生产管理细节尽可能做到极致。),戒除“毒瘾”(依赖抗生素和药物防治鸡病),努力完成自我救赎。

  “生存是每个人的原罪,活着就是为了救赎!”养肉鸡是我们鸡民的原罪,养下去就是为了救赎。

  这些年,鸡宝宝们教会我的事

  我们的鸡宝宝是有些变态的物种,很多老师也讲过很多与它们的生理 病理相关的各种知识。和它们在一起奋斗的时间长了,会发现很多有意思的事情,它们也教会了我很多事。

  它们是变态的,生产性能恐怖到速生鸡事件过了这么多年依然阴霾重重。但是这也是它们对我们人类的牺牲和奉献,十年了料肉比从2.0以上快进入1.3了,它们超凡的粮食加工能力已经让我们不能再要求它们更多了。它们越来越卓越的生产性能同时也让它们变得越来越脆弱了,那些之前对它们毫无杀伤的病原微生物(很多所谓的新病事实上都是我们贪婪无止境榨取它们生产性能的结果!)现在已经可以轻松危及到它们的生命了。我们必须从内心深处敬畏并尊重它们,我们现在拥有的财富事实上是它们对我们悲悯的施舍,不是我们有多牛逼,只是我们够幸运而已。它们的变态和脆弱决定了我们要对自己狠一些更狠一些,不然就配不上它们的伟大和付出了。行业门槛在提高,你不强大,就请退出不要再互相伤害了。

  它们很可爱,在它们短暂而辉煌的一生里,它们只要是健康的,就会展现给我们它们所能展现的各种美和各种可爱。它们每一天都会有变化,每一天都会给我们制造各种开心和各种愉悦。所以我们要从心底感谢它们,也只有发自内心的热爱才配得上它们的可爱,往后余生,用尽全力爱它们就够了。它们的世界不大,装得下爱,容不下恶。

  它们是低等的,没有我们高级,所以我们可以不断改造它们,挖掘它们的潜能,让它们为我们牺牲更多。但是这是需要我们真心付出的,不然它们就会抗议直至死给我们看。我们对它们不负责任,同时也是对自己不负责任,因为它们只有死给我们看才会让我们明白我们做错了什么,告诉我们它们真正需要的,这也是一种无奈的残忍。

  它们是低能的,不会选择,因为它们的进化注定了它们的各种低能。它们不会选择食物,连自己的粪便都不放过,而我们要做就是帮他们选择。如果我们犯懒,给他们的料超出它们的饭量,它们不会拒绝,但是它们会用不舒服来抗议。它们的各种感觉不发达,但是他们也是有感觉的,不好喝的药我们可以糊弄它们让它们混进它们体内,但是他们也是会抗议的,就是少长点肉或直接死给我们看。有时它们会展露它们的一些小聪明。有些很难喝的药,它们会用各种方式抗议。比如顶乳头或发挥集体的力量扛水线。而我们有时也不能放任它们的小聪明,因为它们不知道它们面临的危险,那些微生物随时会侵害它们。

  它们是低级的,但是它们也会相互交流或和我们交流。它们知道哪里会让它们舒服,并且通过集体的表现让我们了解它们需要的帮助。它们不很会分辩善恶,但是它们对我们有时的不良行为会用集体的方式提醒我们,比如炸群。也会很有个性地和我们交流,比如无辜且倔强地瞪着我们。我们的善意有时它们会误解会抗议,比如关灯控料紧急维修设备,它们一开始会不满,但理解了就会很温顺,很乖。它们不知道自己会面临那些威胁,但是一旦它们察觉到,它们会用各种方式提醒我们,如果我们没用心或者不在意,它们会用各种死法来抗议甚至集体抗议。它们会同情弱者,有一个同伴不舒服,它们会跟着一起不舒服,因为它们在提醒我们它需要的帮助。

  它们也是自私的,因为它们不会太多为同伴考虑或者太需要我们关注它们自己了。它们会抢食会抢水而互不相让,这是我们需要调解的。

  它们有时很残忍,会蚕食同类,但是它们不知道那是自相残杀,这是需要我们教育的。及时淘汰病弱残死鸡或隔离渣滓头就是帮助或教育。

  它们有时也很强大,为了生存,会展现无比强大的生命力。这次洪涝灾害,我们一起在水里泡了十天,它们依然给我交了个满意的答卷(460),也再次刷新了我对它们生命力的认知。毕竟它们曾经是属于天空的,它们作为生命有时比我们更强大,很多时候不是我们在呵护它们,而是它们用自己的顽强在抚慰我们的脆弱。

  这些问题你可曾认真考虑过?

  目前的形势大家都很清楚,各种压力接踵而至,虽然行情很热,但是坚持干下去也并非易事。只有对鸡宝宝们无私的爱和对这个行业发自内心的热爱才足以支撑我们在水火之中艰难前行。为了经济效益,我们总会虚伪地在高喊着热爱的同时不断压榨我们脆弱而又可爱的鸡宝宝,挖掘肉鸡生产性能需要认真考虑的这些问题你可曾认真考虑过?

  在当前适度规模化生产经营管理的前提下,与肉鸡生产效益相关的那些帐我们都要精打细算。决定单位面积产出最大化的饲养密度与其相关因素(管理难度 对应单位成本的增加 出栏日龄 单只体重等)的平衡点你是否认真考虑过?都在讲合理密度,但是只有我们自己才是决定密度是否合理的最关键因素,因为我们的饲养水平决定了我们最终的单位面积产出,如果你能够在最低成本下实现一平方接近60公斤的理想产出,你还用担心没有效益吗?

  很多好心的老师都在教我们实现肉鸡生产性能最大化所需要达到的标准条件,但是老天爷似乎从来没有那么听话过,他不会让我们那么轻易就做到。给我们的鸡宝宝提供好的生活条件,让它们吃好喝好休息好,这是所有在坚持着的同学都知道的。但是标准和老天爷给我们找的事与我们在各自不同硬件支撑下能够人为创造的条件之间的矛盾与平衡你是否认真考虑过?谁都想做的最标准,但是真正能够做到的又有多少。决定我们能够做到什么程度的最关键因素仍然只是我们自己,我们能做的除了把活干到足够细,努力向标准靠近之外似乎也没有其他选择。所以对自己狠一点,我们的鸡宝宝才会比较满意。

  标准条件相关的各种因素 温度 湿度 空气质量之间的矛盾与平衡你是否认真考虑过?常识决定了这些因素之间本身就存在着各种复杂的矛盾和联系,绝对理想化的自然平衡有时是有的,但是一年四季下来也就老天爷开恩的那么几天,所以把握这些因素之间的平衡很重要,我们无法做到最好,但是我们可以对自己狠一点,尽量做得更好。把活干细了,就有可能更好。

  我们脆弱的鸡宝宝短短一生中对顺境的需求与老天爷给他们制造的逆境之间的矛盾和平衡你是否认真考虑过?只有我们是夹在它们之间的中间人,我们不能左右它们,但是我们可以对自己狠一些,我们可以与天斗与地斗,但是我们不能逗我们的鸡宝宝。我们斗不过天也斗不过地,但是我们可以对自己狠一些,用自己的勤苦和智慧尽可能利用老天爷为我们的鸡宝宝提供保护,我们做得越好,鸡宝宝一生的奋斗也会越轻松。

  我们脆弱的鸡宝宝一生短短的一生都是在和各种病毒细菌寄生虫的痛苦抗争中度过的,你是否考虑过在它们的抗争中它们真正需要我们的哪些帮助?现实的残酷让我们很难做到不让它们受到任何骚扰,但是只要你在坚持着,只要你不断学习,不断积累常识和经验,我们至少可以让我们的鸡宝宝少一些不必要的痛苦和煎熬,它们安全了,开心了,我们才会真的心安。

  你是否认真考虑过我们的设备与我们强迫它们干的那些活之间的矛盾与平衡?为了给我们的鸡宝宝提供足够的保障,我们有时会对设备提出超出它们能力范围的要求,而它们的罢工也是合理并且很难避免的。爱我们的鸡宝宝也要爱我们的设备。

  你是否认真考虑过随时有可能降临的天灾会随时夺走你爱的事业?当初入行,亲历了五十年一遇的暴雪,今年又遭遇了百年一遇的暴雨和洪涝灾害。让我明白,灾难并非仅仅只存在新闻和传说里,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在我们身边。只有我们足够强大,爱才会更有力。

  你是否认真考虑过你作为一个人人性中的善恶对生命的爱与伤害?入行十年,我记忆里更多的事那些刻骨铭心的教训和疼痛。如果我们不贪婪不懈怠不懒惰不自负,那些事就会少发生很多。我们需要的更多的是诚意的忏悔和反省,这么多年,如果不是它们给了我们悲悯的支撑和抚慰,我们再被人性的恶伤害和羞辱的时候也很难扛得下来。

  要干活了,今天得暂停一下了!加油,希望大家都好好的!

  本文摘自鸡病专业网论坛,感谢版主农民王志刚的精彩分享!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

免责声明:
1、凡注明为其它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
2、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本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