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建卿:国鸡养殖还能亏多久?还能赚多久?(三)

2021-04-30来源:鸡病专业网首席分析师 乔建卿文章编辑:灵儿评论:[点击复制网址]
|

  敬请详细看完笔者这篇用了10个小时写成的文字,这里面有你所要的东西。

  以下的言语,对很多人来说,会感到很受伤。希望不要再像以前那样,口出污秽文字,辱骂笔者了。

  实际,在二十多天以前,笔者写这个文字系列之一,在鸡病专业网论坛发表时,我国西南地区和江南、华南地区的成鸡价格和脱温鸡价格,已经一溃千里,景象凄惨。那时,长江以北地区的成鸡市场价格,虽然还没有落价,但是,以当时笔者估计,马上就要大落价了。只是,笔者思之再三,不能在文字里明说,怕引起蝴蝶效应,才取了这个《还能亏多久?还能赚多久?》的标题。

  说实话,“还能亏多久”这个话题,才是笔者写这个系列文字的主旋律。之所以加上“还能赚多久”这句话,仅仅是提醒长江两岸及长江以北地区养殖国鸡商品鸡的朋友,让他们明白,马上就要进入笔者早在元月一日所写的文字里,所设定的亏钱时区了,因为,在这之前,西南市场和华南市场验证了笔者所分析的结论(参看笔者《新年噫语——打油诗四则后注)》

  笔者常说,一个媒体,既要实事求是反映问题,更要引领正能量,在市场即将溃败的时候,一定不要落井下石,如果落井下石,引起蝴蝶效应,做不到中立,那这个媒体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所以,负责任媒体最难做到的就是:对市场严谨负责的中立。

  这次国鸡、蛋鸡、817肉鸡的市场溃败,狠狠地打了那些自管埋头拉车、只管专业养鸡、不抬头看路、对市场情资信息不重视人的脸。五一节后,长江以北地区的商品国鸡将会再度落价,将度过一个半月的亏本期。

  关于西南国鸡次级市场(脱温鸡)、华南国鸡次级市场(脱温鸡)、东北国鸡次级市场乃至全国国鸡次级市场的溃败,笔者早在本年度元月十日就在微信朋友圈提出预警,但,依然阻止不了兄弟们的飞蛾投火,看的人寥寥无几。在这段,还要笔者加上一句话,半个月后,华南地区以脱温鸡为饲养目标的国鸡公苗,可能微张。如图:

  许多人都会说,我们每天都在看微信和各个媒体信息平台,怎么就不重视市场情资信息了?

  那么,笔者要反问了,你们知道搜集市场情资信息的艰难程度吗?某些信息平台情资信息怎么来的?是不是某些企业插手入股的媒体情资信息机构提供的?即使是大家公认立场中立的市场信息调研媒体,他们的信息情资是不是全面?专业?其可信度有多高?在这个不负责任信息满天飞,真假难辨的商战时代,却是值得深思和研究的。

  比如:现在笔者劝导许多已经没有必要坚持下去的种鸡场淘汰种鸡,劝导有条件换羽的种鸡场考虑换羽。并告诉种鸡场经营者,近段时间,国鸡淘汰种鸡不会大落,是因为去年有许多蛋鸡的青年鸡,在没有进入产蛋服役队伍前,就被迫当做肉鸡,便宜卖掉了。现在蛋鸡产业虽然不赚钱,但因行业内没有大批的新蛋鸡开产,所以蛋鸡场不愿意淘汰,从而导致蛋鸡淘汰鸡价格一直居高不下,所以,国鸡淘汰鸡价格近几周也就低不了。这个结论,是去年笔者经过全国酷暑严寒走访、接电话接到手软,然后综合大肉食业界情资、国鸡业界情资、蛋鸡业界情资、饲料业界情资、国际国内政经因素严谨分析后,得来的!

  说到这里,笔者自爆自丑,举一个例子(故事里的当事人还都健在,看到笔者这个故事你们别笑,都是笔者多年的朋友):

  90年代初,信息还十分闭塞,笔者在经营过程中,遇到了情资信息瓶颈,就派出业务员王福寿等许多人,到南方寻求突破。

  王福寿到了广州竹料国鸡鸡苗孵化市场,拜访了老朋友“全兴鸡苗部”、人称“烧鹅佬”的黄某全、鸡苗商黄湛和老党员林玉祥等人。黄某全鸡苗部办公室里就放着一般的木头办公桌。

  当时,已经很晚,黄某全已经收的现金无法存入银行,就放在办公桌抽底了。黄永某就让王福寿就住在他的鸡苗部,帮他看店(晚上黄永某回家)。由此可见,黄永全对笔者所派的人有多么信任。确实是,笔者所派的人,十分忠诚,面对当时几十万的现金视若不见。

  但是,晚上,鸡苗部里很闷热,笔者所派之人睡不着觉啊,没事闲着,就看办公桌上的报纸、鸡苗业务通讯录、全国各地的人文地理风俗应对措施,以及处理每个业务纠纷的记录。就这样,黄永某的许多业务和商业经营秘密,在他的保密观念不强的情况下,就全部被笔者所派之人,在无意中全部看到。如此一来,这个有心插柳的过程,虽是无意所得,但却帮助笔者突破了情资信息瓶颈,从此走向了一段事业上的黄金期。

  当然,在随后整个全国考察过程中,笔者所派情资信息人员,一直不停地辛勤工作着,也是每次都带回许多情资信息的。他们每次的活动经费,是几万到十几万不等(他们掌握着发往每个地区货款),口头报账,实报实销,不需要发票。像东北地区的天宏禽业董事长刘喜军、吉林的张招远、孙叶友、杨成敏,四川三联董事长邹平、隆昌徐沈良、湖南的唐亮平、刘建喜、伍玉明、邹思明、江西的黄焱根、黄磊、皮中山、廖晨光等等,都与笔者都经历了很多值得怀念、也很经典、至今无人突破的地理情资信息故事。

  笔者这段不光彩的经历,说明了我们行业从业者应该对情资信息,有高度的敏锐认知,舍小钱,才能逐大利,要有一种“想骗我的人还没有生出来”的智慧,更要有“我有许多反制措施等着你”的谋后而动的思考,才能立于不败之地,并壮大自己。

  但是,在商言商,为了在行业中生存,就必须而做一些违背本心的事情。因为,笔者本是一个读书人,不太适应商战的尔虞我诈,感觉到罪孽深重,所以,就在2016年正式退出家禽业商界实体,进入家禽行业独资中立的媒体——鸡病专业网工作,当时根本不考虑待遇问题,甘愿做个鸡病专业网网站小兵,为鸡民服务,以恕经商时违背儒家的仁义之过。在此之前,笔者利用经商时的人脉资源,与刘占永、周志康发起协办了鸡病专业网首届国鸡论坛,随后,专注于论坛和中国家禽业的情资信息市场调研。

  笔者进入鸡病专业网后,曾对站长张阿鹏先生建议,成立一个立场中立的国鸡市场调研专业团队,专注市场情资信息调研,为中国家禽行业服务,并及时地写出立场中立的市场评论。阿鹏站长就把这个出力不讨好的差事,交给了笔者。笔者现在正利用以前在家禽商界的人脉资源,在国鸡版块组建全国范围内的鸡病专业网分站和分支机构,而且正在进行中。

  笔者在每周的《国鸡周评》系列评述文字里,讲了很多市场亏与赚的原因,以及对未来市场走向的分析,笔者曾在周评里评述了东北地区的第一梯队和第二梯队的困境,以及第三梯队的要适时行动,硬是没有人看。

  笔者有时很纳闷,几个美女在直播间报一下当天价格,就有上万甚至十万的点击率;几个进入社会不久的小伙子坐在那里,也开始帮我们分析市场走向了,偏偏点击率很高。某些自媒体,也把报当日价格当做主题,点击率也是极高。

  笔者在想,我们养殖群体,大多都是身经百战的“老狐狸”,赢了,应该君临天下而不骄,输了,也应该气定神闲败而不馁。目前,笔者的兄弟姐妹们,却在相信那些不懂业务的美女报价、刚进入社会不久小伙子的市场分析,不觉得自己是自愿被忽悠吗?弟兄们冤不冤哪?

  有人会说,那些美女和小伙子掌握了大数据,我们为什么不相信他们?如果大家都是这样认为的,那笔者就要问弟兄们了:他们这帮进入社会不久的美女和小伙子掌握数据的真实性有多高,你确认过吗?要知道,很多官方的数据有时候都有误差,他们几个地区的市场报价就是大数据吗?形成这些数据的前因他们知道吗?比如,再有一周左右,就可能是长江以北地区养商品国鸡进苗补栏的最佳时段,他们能告诉你为什么吗?

  在商战这个战场里,同行们都是竞争对手,大家都想活下去,在“公平竞争”的情况下,孙子“三十六计”战术的应用手段,层出不穷,真假信息满天飞,几个涉世不深的小伙子和美女,就能那么辛苦地把准确情资信息整理出来?笔者以搞了近四十年行业情资信息的经验告诉兄弟姐妹们,值得怀疑。

  笔者有一个只有50人的微信群,那里面有来自全国各省的家禽行业社会从业人员,今年绝大多数人没有亏钱,反倒赚钱,大家可能不信吧?因为他们是真正的行业精英。

  今天,我把前几天微信群里的一个图片贴出来,让大家看一下,这些人发出的是内心语言,因为他们真正地利用了鸡病专业网情资信息系统的资源,躲过了近二年的劫难,并在这二年中,寻机赚了钱。说道这里,他们得请笔者喝酒,哈哈哈。

  有一位安徽宿州微信网友这么发微信给笔者,提出了一个很尖锐、大家又都很关心的问题,在这里,把笔者对他们的回复和剪切图,贴出来:

  不可能都按着我的办法走,,你这个问题是个假命题。再说了,我选问题的角度都是大家反对的,他们经常反其道而行之,即使大家都照我说的办法走,也不可能同时进苗,200人,同时进苗,就是200万羽,需要10个大型孵化场同时供应,需要240万种蛋同时入孵,300万套种鸡才能在同一天完成240万种蛋产出。按照目前全国国鸡种鸡存栏4500万套,你们一天就拿走中国全国鸡苗一天总量的十五分之一。如果你们需要的是公苗,那就要加倍来算,变成600万套种鸡来完成你们这200人的任务。你们一天就拿走全国国鸡鸡苗总量的7.5分之一。如果你们不是同一天进苗,用10天进苗,你们就是在10天的时间里,拿走中国全国国鸡鸡苗总量的75之一。这可能吗?况且,你们进的是公苗,占中国总量的7.5分之一的200万只成公鸡,在同一天供应一个县的市场,你们能做到吗?



  笔者还要说的是,孵化场的鸡苗无论多便宜,都卖出去了,张三不要李四要。在中国,不可能都是智者,还有很多思维依然停留在1.0到5.0时代的养殖从业者,他们不知道现在已经不是数据化时代,而是数智化时代。他们只注重养殖防疫技术,不抬头看路,这些养殖人的财富,早晚要被养殖行业智者所转移,被淘汰出局。

  笔者曾说过:现代养殖行业,不是1.0时代人人都可以入行的低门槛行业,只要努力学习养殖防疫技术,不用考虑市场规律因素,多半都能赚钱。现在,已经到了6.0数智化时代,技术防疫成了必备从业门槛,真正决定成败的,就是市场情资信息。

  笔者还说过,咱们养殖行业,是一个极其危险的高端行业,你今天还是个只有少许启动资金的落魄者,半年后,就可能是个千万富翁,同理,你今天是一个千万富翁,半年后,你就可能变成个穷光蛋。事实就是这么残酷。由此可见,市场情资信息的重要性。

  今年,经过上半年重新洗牌后,将有一些兄弟与我们行业说再见。综合各大公司的和全国现状,下半年也好不到哪里去,全产业链的话语权掌握在大公司手里,散户和小公司怎么办?答案很明白:掌握市场情资话语权,灵活机动,与其全产业链话语权分庭抗礼。

  本篇文字,是为笔者在鸡病专业网论坛发表的每周评述做广告的,并且要到我的抖音里宣传。在笔者的评述里,既有回顾,也有数据,还有评述,更有前瞻,可偏偏只有不到两千人看。悲哀!

  敬请关注笔者续作《还能亏多久?还能赚多久?(四)》

  《还能亏多久?还能赚多久?(二)》

  请参看笔者拙作《还能亏多久?还能赚多久?(一)》

鸡病专业网——为行业 尽己任!
免责声明:
1、凡注明为其它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
2、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本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