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风者五》从实战角度重新认识即将杀回来的“炎堵毒”

2018-09-12来源:王志刚文章编辑:灵儿评论:[点击复制网址]
|

  《驭风者五》从实战角度重新认识即将杀回来的“炎堵毒”

  这一篇也是旧文重写,只不过以前是战斗结束后的总结,这次是战斗打响之前的预演。

  天凉好个秋,夜间最低温度持续下降,昼夜温差持续拉大。雨季已逝,湿漉漉的空气也成为了一种略带哀伤的怀念,越来越干燥的空气必然会贬损我们的印钞鸡的价值。在“棚里有鸡”和“家里有矿”几乎是同义词的当下,夯实基本功,尽量把活干得更好些,我们就极有可能不会被“炎堵毒”掠夺劳动果实。现在谈“炎堵毒”看似有些早,可是秋天来了,春天也远不到哪去了。战斗前的准备越充分,打起来的胜算就越大。

  先说明两个事,一是没有无缘无故发的病,应激是万病之源,环控细节把握不到位想不堵很难。二是关于“炎堵毒”这些临床问题,目前还没有一个牛逼人物能在实验室条件下完美复制出来,说明这些问题是可以用通风这一手工艺减弱甚至完美解决的,只不过难度极大。

  我养了44批750多万只鸡了,截止目前没堵过,你可以认为我吹牛逼,我知道在潍坊这个鸡窝子和病窝子,这是很难让人相信的。

  据我了解,目前市场上还没有能不需要我们通过加强管理和通风来完美解决“炎堵毒”的牛逼药。

  我不否认我们的供应商为了控制“炎堵毒”在研发上的真诚付出和奉献,但是,有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如果以H9为主导的“炎堵毒”不表现为“紧七慢八九没有”这样极具个性的病程和它们所具备的病毒细菌支原体及其他免疫抑制因素以集团军形式狂飙的属性,而是那种牛逼的死开了不散伙的烈性传染病。市场上就不会有那么多治疗“炎堵毒”的特效药,也不会有那么多专家和老师天天讲这些病的治疗了。这是我们作为人的各种原罪和欲望在混乱的当下的一种略显荒诞的正常现象。“炎堵毒”在很大程度上就像一片罂粟花田一样,一过秋就会在很多人的簇拥和狂欢下盛放它血一样的美丽了。

  “炎堵毒”目前作为一个共性的普遍存在的综合症(尤其是传统密集养殖区,比如潍坊),它们造成高死淘的临床表现估计今年和往年一样从微生物角度看不会有太大变化,依然是菌(支原体大肠杆菌等)毒(没发生变异的H9和传支病毒等)混合感染,不同的可能是今年的发病会更迅猛,短时间内导致极为严重的不可逆的多器官功能衰竭,死开了会更暴力更血腥,发病日龄会变得更早,病程会拖得更长。不过虽然表现形式会有所不同,但是仍然会以没变异的H9为主导(各种原因造成的白羽肉鸡的生命质量下降和生产性能大倒退现象,会加剧“炎堵毒”的拙劣表演,很有可能被某些人利用并打造出一场新的血腥盛宴。),仍然符合“紧七慢八九没有”的惯常规律。提醒一下入行不久的同志,一定要认真数着日子观察鸡群,一天一天谨小慎微如履薄冰地好好过,“炎堵毒”的流行特点依然会是水料恢复到接近正常的时候就是死鸡最多的时候,所以不要在最绝望的时刻丢掉希望。

  从管理角度分析,凡是高死淘率的鸡群细究起来都存在管理细节错漏和部分认知偏见。永远要记住:“没有无缘无故发病的鸡”。对环控细节(温度温差湿度粉尘)的严格把控是让我们的鸡宝宝少被堵死的基本认知和最有效措施。不管你认为生物安全多无用,我始终认为重视比忽视好。打架想赢就得先做好防守,抗揍才能坚持到最后并击退对手。

  在日常生产管理中,对自己狠一些可能会很累,但也比鸡大量死开了心堵的难受舒坦。思维不能太僵化,只要天气条件发生变化,思路就要变,而且要尽可能在老天爷发飙前就做好尽可能周全的准备。湿度能做多好就做多好千万别打折扣,粉尘控制得越少越安全,一天24小时的环控调节务必做到应激最少最轻微。说实话真的很难做好,但是事在人为,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想做到。

  在发生人为不可控的应激(大风瞬时降温极端干燥没备故障等),不管鸡群是否已经发病就该开始当发病处置了(事实上当前我们脆弱又可爱的鸡宝宝们从形成鸡胚开始就已经面临感染威胁了),做好生物安全和管理的前提下,适当用合理的药物给鸡宝宝们一些帮助。用药要稳(选择合法的有效产品分类抵抗不同病原微生物的侵袭,千万不要滥用伤到健康鸡)准(科学检测后对症对因依据抗体检测和药敏结果合理用药)狠(量一定要够,最好按体重算,海(饮水)陆(拌料)空(雾化)协同作战),数着日子和菌毒集团军打两三回合,打完了一般不会输得太惨。

  用药的基本思路是保护或修复呼吸道粘膜,控制鸡宝宝们的体温变化,增强心肺机能,严控继发感染。(退热祛痰强心润肺防继发),同时认真做好肝肾脾胃肠粘膜等决定生产性能好坏的器官组织的保健用药。相关药物很多,但是一定要选择相对成熟的产品,不要轻信所谓的高科技和特效药。很多神药都是挂羊头卖狗肉蹭热度的,而且不排除邪门歪道。有的甚至抓着治堵的卖点加一些破坏鸡群生产性能的大剂量不明化学物质,这是很可恶的,因为发生了“炎堵毒”(排除H5)的鸡群再历害也是好鸡多,为了那些早晚要死的少数病入膏肓的鸡只牺牲大群的生产性能得不偿失。

  一旦出现极为严重的疏漏(闷了)和重度感染(不排除感染H5的可能性)发生不可控的悲剧,尽早投降并非不理智,毕竟很多时候出现人为不可控的情况也是正常的,“家财万贯带毛的不算!”,这个行业就这样,已经不是以前那么好玩了。

  有经验的老司机都知道,“炎堵毒”发病都是季节性的,而且即使在高发的春季,也是有节律的。往往都是在大风扬尘天气或突如其来高温后来一波猛的。“一闷一闪 必得流感 一干一湿 离堵不远”是有道理的。

  目前我们对湿度的认知是存在一定争议的,我不否认重视湿度在控制“炎堵毒”方面的重要性,但是揪着湿度不放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实际生产中有这样一个尴尬的局面,就是平时你可能做得很好,然而一场始料未及的大风就会把你所有的努力都毁于一旦。而我们所采用的常规方法,比如洒水(洒就直接洒热水,一个烧心炉花不了几个钱。),因为地热不给力,作用很有限。每年10月到次年6月,都会遇到这种情况,费了很大劲,带鸡一天喷一次消毒剂,甚至室外灌水增湿,湿度也很难达到理想的水平,但是我的粉尘一直都控制的还不错。揪着湿度不放会导致你思维陷入泥沼,而很难做好其他原本可以做得更好的细节工作。湿度这一重要的空气要素的变化和温度变化一样是对鸡群也是有很大应激的,既然做不到一直维持相对恒定的湿度,那就请把重心放在控制粉尘上,这个是可以比较轻松做到的。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如果你不能站在操作间透过玻璃清晰地看到鸡舍另一端的山墙,想不出事很难。

  从鸡的生理特点来看,“炎堵毒”与鸡宝宝们用呼吸调节体温适应环境变化这一生理基础有很大关系。鸡宝宝们的上呼吸道黏膜细胞在防御外敌(嗜呼吸道感染的病毒和劣质空气)入侵方面承受着极大压力。说的直白些,就是各种因素导致的巨大劳动量让它们难以承受生命之重,过劳干不了活了。而能够减轻它们压力的唯一突破口就是给它们提供优质的空气作为福利和助力来鼓舞它们的士气,增强它们的战斗力。这个是需要我们把我们的手艺用到极致的,说实话,不容易但并非做不到。

  这里我们需要重新认识一下张口呼吸这个存在很大争议的问题,我始终认为要尽量少张口最好不张口,这对综合控制“炎堵毒”意义重大。它们本来就因为活多的干不完快撑不住了,你还给它们找活干,你说它们能不崩溃吗!

  “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通风量能大点就大点尽量不要打折扣!”对帮助我们的鸡宝宝们免受“炎堵毒”的折磨绝对是正向的。常规情况下用我们的手艺给我们的鸡宝宝们提供可以自由并舒适呼吸的空气并不难,怕的是你的主观意识作祟畏惧通风。

  当老天爷偶尔仁慈地给我们来点雨水缓解我们压力的时候,能不减小通风量就不要刻意减小,该烧煤就别疼那点钱,烧再多也就是一两天的事,贵不过药钱的。不要忘了,雨水会导致空气含氧量降低这一自然常识。

  偶尔一两天的高温也不是什么难搞的事,不过你放着湿帘这一不仅只会降温而且有相当给力的加湿能力的友好的伙伴不用或者不会用,老天爷虐死你活该。我从来都不敢轻视干热风对咱们脆弱的鸡宝宝们上呼吸道黏膜恐怖的切割能力。

  难度最大的是抵御大风,不过也不是没有一点希望。我们这里一年只刮一场风,一刮刮半年,我早就习惯了。一般情况下,都是午饭前开火,傍晚前结束。我习惯在中午升温准备做调整的时候,结合天气预报看一下老天爷的眼色。这里多数情况下是三到五级的北风,只要它们到了东营,我就不自己动手了,因为它们很快就来替我干活了。偶尔超过五级的大风到来之前都会有一段时间是相对比较热的,我会保持正常的节奏该咋干就咋干,在结合预警信息预判好它们到达的半个小时之前安排好活,一家人一起细心地减风机收小窗并预留两度等着它们来慢慢给我降下去,然后兴奋地欢迎它们大驾光临。它们来了以后再结合实际微调。有时候它们会爽约或迟到摆我一道,这个很正常,不过我的鸡宝宝们在这种情况下会比较理解我,很少闹情绪,有时不太舒服用点药给它们调理一下两三天就正常了。

  一定要做好温湿度死淘饮水用电量等重要的反应鸡群健康状况的日常生产数据,正常情况下6个小时记一次,每24小时计算全天量,鸡出栏后计算当批总量。

  在鸡群状况异常的时候,要看得更紧些。把整个鸡群看成一只鸡,发病时的饮水量和采食量可以比较直观地判断鸡群的健康状态,也有助于监测整个发病过程的相关细节。在疫情高发区,当前的主要流行病的发病过程都可以借助饮水量和采食量直观地量化。

  “炎 堵 毒”一般情况下都是水量下降后开始死鸡,水量接近恢复正常达到死亡高峰。这个本来正常的流行病现象现在被好多卖神药的神医利用的很科学,鸡开始出问题他们会回避,临近死亡高峰了他们就开始大展身手了。过后我们会惊叹于他们的神奇,然而事实上这是鸡宝宝们奋力抗争疫病侵袭的自然结果。

  本文摘自鸡病专业网论坛,感谢版主农民王志刚的精彩分享!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

免责声明:
1、凡注明为其它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
2、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本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