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养猪霸主失色,鸡之过?

2021-02-22来源:百家号文章编辑:小琳评论:[点击复制网址]
|
  尽管第四季度猪肉价格有所下降,但整体来看2020年猪肉价格仍维持在高位,猪肉养殖企业赚得盆满钵满。牧原股份2020年靓丽的业绩让人艳羡,另一养猪大户温氏股份也晒出了2020年的成绩单。不过,相较于牧原股份净利润同比3倍至4倍的增长,温氏股份的业绩却有些让人意外。
 
  2月19日晚,温氏股份发布了去年的业绩快报,2020年公司全年总营收为749.35亿元,同比增长2.45%;净利润为74.11亿元,同比下降46.94%。犹记得2020年三季报,温氏股份实现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54.56亿元,同比增长14.8%,归母净利润为82.41亿元,同比增长35.4%。缘何仅仅一个季度,温氏股份净利润就变脸,亏损了约8亿元?
 
  根据公告,温氏股份表示利润下降主要原因是受活禽市场供给过剩和新冠肺炎疫情等因素的影响,活禽销售价格较上年同期大幅下降。报告期内,公司销售肉鸡10.51亿只(含毛鸡、鲜品和熟食),肉鸭5692.80万只(含毛鸭、鲜品),毛鸡、毛鸭销售均价分别同比下降21.79%、32.94%,养鸡、养鸭业务利润同比大幅下降,出现较大亏损。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告诉消费日报财经频道记者,四季度随着猪肉价格开始下跌,对鸡肉市场的影响十分明显。除了温氏股份之外,其他鸡肉企业的利润也都呈现断崖式下跌。鸡肉价格剧烈波动是导致鸡肉企业利润不佳的主要原因。
 
  猪肉价格居高不下,作为同样可以为人体提供蛋白质的鸡肉,自然成为其替代品。需求扩大,鸡肉价格水涨船高。然而随着猪肉价格下跌,加之疫情影响,供大于求,鸡肉价格下跌明显。根据西部证券(9.460,0.30,3.28%)研报,温氏股份第三季度肉鸡销售均价12.36元/公斤,同比下滑29.7%。
 
  昔日养猪霸主失色 鸡之过?
 
  温氏股份也曾惊艳时光,2016年温氏股份的净利润高达117.9亿元,同比增长89.99%。彼时的温氏股份笑傲同行,无人比肩。2016年牧原股份、新希望的净利润分别为23.2亿元、24.7亿元。4年过去了,昔日的养猪霸主失色不少。根据2020年三季报净利润来看,牧原股份大增14倍,唐人神增长4倍,新希望增65%,温氏股份增幅仅有35%。从资本市场表现来看,春节前期猪肉股再度走强,龙头牧原股份在短短12个交易日内暴涨了52.94%,走势十分抢眼。
 
  不过,在猪肉股轮番上涨的大背景下,温氏股份却不涨反跌,走势颇为尴尬。相较于2019年最高点的36.16元,目前温氏股份的股价已经腰斩,市值也较巅峰时期蒸发超过1000亿。在市值方面,截至1月19日收盘,牧原股份超过4700亿元,温氏股份尚不足1200亿元。
 
  温氏股份为何成为“前浪”,主要与其养猪又养鸡的双主业策略有关。双主业策略看似更加稳健,在猪肉、鸡肉价格同时上涨的情况下几乎完美。但一旦有一边出现了问题,就会出现顾此失彼,拆东墙补西墙窘境,从而对业绩形成巨大的冲击。比如2020年上半年,温氏股份肉猪类产品收入232.97亿元,占比64.77%,肉鸡类产品收入103.56亿元,占比28.79%。
 
  然而,在这段时间内肉猪和肉鸡的价格呈现截然相反的趋势,猪肉价格整体维持高位震荡,而肉鸡价格却因为疫情引起消费低迷,导致供大于求,价格急速下跌。根据西部证券研报预计公司第三季度肉鸡养殖完全成本12.3元/公斤,羽均盈利0.1元,肉鸡养殖净利润约0.3亿元。展望后市,在供给量维持高位情况下,价格预计以弱反弹为主,整体趋势预计仍较疲弱,公司黄鸡业务整体仍将承压。
 
  此外,对比肉猪、肉鸡价格可以发现,“猪周期”和“鸡周期”并不是一致的,在某些时候还呈现相反的走势。并且,猪肉和鸡肉两者也会呈现一定的相互替代关系。
 
  温氏股份肉猪业务毛利率达到38.39%,较去年同期的6.70%大幅反弹,而肉鸡业务毛利率却跌至-10.99%,去年同期为14.36%。肉鸡业务成为拖累公司业绩增长的罪魁祸首。华泰证券(17.780,0.37,2.13%)研报显示,受新冠疫情影响,全国活禽市场关闭,鸡肉消费需求出现下滑,毛鸡均价下滑幅度较大(据我们测算,公司上半年毛鸡销售均价为10.55元/公斤)。公司肉鸡业务销售短期受到较大幅度影响而出现较大幅度亏损,预计达23亿元左右。
 
  公司+农户养殖模式 行业低谷难控成本
 
  养猪也是一门学问,究竟怎么养才算好呢?A股上市公司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具体而言,可分为自繁自养和“公司+农户”合作两种养殖模式。牧原股份是唯一一家坚持全程自养的上市公司;温氏股份、新希望、正邦科技等其余上市公司均采用的是自繁自养和“公司+农户”结合的模式。
 
  自繁自养容易理解,“公司+农户”模式具体操作流程为公司负责猪、鸡的品种繁育、种苗生产、饲料生产、饲养技术、疫病防治、产品销售等环节的管理及配套体系的建立,向合作农户(或家庭农场)提供猪苗、饲料、药物、疫苗及其生产过程中的饲养管理、疫病防治、环保技术等关键环节技术支持和服务。合作农户(或家庭农场)承担商品肉鸡和商品肉猪生产场地建设,按公司标准进行规范饲养。
 
  商品肉鸡和商品肉猪饲养到上市年龄后,公司根据该批次养殖开始时与合作农户(或家庭农场)签订的委托养殖合同回收商品肉鸡和商品肉猪进行统一销售,并按委托养殖合同约定的方式与合作农户(或家庭农场)结算委托养殖费。温氏股份每头猪支付委托养殖费约占养殖成本的20%。
 
  这种经营模式有个特点,就是在行业景气时期会放大盈利,而在行业低谷时较难控制成本,在生产端容易陷入被动。所以,2017年上半年,温氏在营收规模变化不大的背景下,净利润出现暴跌。而在成本控制端具有优势的牧原股份,则成功从猪周期中突围。
 
  根据中国银河证券研报,从价格来讲,目前猪周期处于下行过程中。对于刚刚遭受养鸡打击的温氏股份,养殖模式又不具成本优势,该如何在猪周期下行中保全呢?
 
鸡病专业网——为行业 尽己任!
免责声明:
1、凡注明为其它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
2、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本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