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腥草芩蓝、双黄连在兽医临床上的使用区别

2022-09-16来源:兽药药理与处方技术文章编辑:灵儿评论:[点击复制网址]
|

  在中兽药市场上,说起双黄连那可以说是家喻户晓了。但是,一种药用久了,机体也就慢慢的麻痹了。所以,很多养殖户反映双黄连的效果:总感觉好象它大不如从前了!

  其实,这不仅仅是药的问题,也可能病也变化了,饲养管理也变化了等等。也就是说中药发挥药效作用的各种条件,如今已经经历这么多年的发展。其在临床上的适应证变了!

  所以我们需要根据最新的变化,需要对双黄连进行方剂的加减。从而体现在对兽医临床常见呼吸道疾病的治疗效能的提升上。提及鸡的呼吸道病,人们常把其与病毒、支原体联系起来。

  所以,常把用来治疗呼吸道疾病的中兽药经典方剂,比如说鱼腥草芩蓝口服液、双黄连口服液等这些中兽药,常被当成抗病毒和治疗呼吸道病的药用。那这么使用是否对呢?

  的确,若是用现代微生物评价方法,确实能在体外实验中发现鱼腥草芩蓝口服液、双黄连口服液等中药,具有抗病毒的作用,甚至抗菌效果也很好,但直接把这些药当抗病毒药用,是不对的。

  因为,这种西医理论下对中医的理解和解释,方向就已经偏了。这就是为什么有时候用鱼腥草芩蓝口服液用不出效果的原因。你象在这次新冠疫情中,大放异彩的清肺排毒汤(麻杏石甘汤、小柴胡汤、射干麻黄汤、五苓散等裁化)中很多药材体外抗病毒效果不明显,抑菌圈也不大,但临床抗病毒效果效果突出。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西医的抗病毒,它是现代医学的说法。它主要是解释与指导,象奥司他韦、利巴韦林、金刚烷胺这些抗病毒药的药物作用机理、抗病毒谱等。指导临床上科学有效的使用它们。实际上,这根本与中兽医药之间,没有可比性。

  现代医学,也就是西医,是典型的因果逻辑,病毒、细菌这些病原体是因,导致了机体发病这个果。根据这个逻辑只要杀灭或抑制细菌、病毒就能治好疾病。在这个基本逻辑的指导下,西医在很多方面取得了很大的成果,抗生素和抗病毒药物为人类医学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而咱们中医中药的基层逻辑,与现代西医医学则有所不同,在中华民族几千年的与疾病作斗争的临床实践中,我们也充分证明了中医中药的客观有效性。如果要跟西医讲实验和实证来说,这应该成为最具客观和历史长期见证的。象在这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中医药就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中医与西医的不同,中医贵生,他讲究以人为本。中医认为,在因和果之间还有个“缘”,即因必须在一定条件下才会导致结果。比如说有了病毒,机体未必会发病,还需要特定的条件。我们在大多数鸡场都能检测到流感H9、新城疫病毒,但只有少数鸡场会发病。

  那些不发病的鸡场,虽然有病毒这个“因”但是缺少了“缘”(俗话叫点炮),所以就不会导致发病这个果。那缘又具体是什么呢?比如时间、地点、环境、五脏六腑的平衡状态,它们都可成为缘。在温差较大或季节交替时,遇到多风的天气或潮湿阴冷的环境,鸡群五脏六腑的协调程度就不足以维持平衡,鸡群就发病了。

  基于这个认识,我们说中医以治“缘”为主及以生命为本,把力量和精力都用在了调节机体平衡上,而不是想着用哪个成分去杀死病原体。这里就拿正在流行的鸡呼吸道病来说吧,家禽是怎么发生上呼吸道疾病的?

  有一种情况是家禽在感、受风寒后,寒邪袭表、寒性凝滞,故而皮毛、毛窍闭塞,致机体热不外散,进而促使热聚而积机体表现临诊发热。这里的热是从哪里来的?一方面是机体代谢产热,正常情况下机体会产热、散热以求平衡,那么此时散热少了,机体自然就会发热。

  另一方面,寒邪凝滞肌表,而肺主一身之表皮毛,表闭则肺的宣发功能也会被抑制、郁闭,就会郁而生热。喉又为肺气出入通道,肺热上炎则咽喉红肿。肺有热则津液输布功能失常,津液不按正常路径输布,外出经脉而成痰。

  若此时肺热更甚,外加燥邪则干咳而无痰,甚至痰液煎灼而成干酪物。肝与肺一升一降,一阴一阳,肺失宣肃,则肝失疏泄,肝主目,疏泄失常而肝郁,郁而生热则见目赤(眼红),甚则眼肿。同样,暑热气候下,鸡舍降温设施不足,家禽感受热邪,散热不畅,肺脏郁热,同样会因为肺气、津液输布异常而引发咽喉红肿、咳嗽、眼红等症状。

  这就是中兽医对家禽的上呼吸道疾病病机的认识,是不是与西医的那种病原学说有显著不同呢?那么,既然这样,则家禽发生上呼吸道疾病时,用中兽医理论和方药该怎样解决呢?

  通过以上分析,我们可用一个“郁”字概括鸡的上呼吸道病发病原因,既然知道了病因,在中兽医就有了解决的办法。中医来治,既然是肺部郁热,那就相对简单了,我们可以用“散”的办法,比如疏风散热来解决这个疾病问题。

  而这个时候,你使用双黄连口服液是收不到良好的治疗效果的,你得使用鱼腥草芩蓝口服液才对证。这样才能很好的实现疏风散热的作用功效!

  因为在鱼腥草芩蓝口服液的方剂里,其君药“”鱼腥草“”是双黄连口服液的方剂里所没有的。鱼腥草在药性上味辛、微寒归肺经,味辛则能开窍发散,又归肺经自然可发散肺之郁热。再加上其性微寒,用于解决肺郁热那就是再合适不过的药了。

  而此时鱼腥草芩蓝口服液方剂里的臣药连翘和金银花,尽管双黄连口服液里也有这两味药材,但是基于中医理、法、方、药的遣药理论,两个方剂中的剂量调剂,是完全不同的(这也是秘方的核心)。这样以来,尽管它们均有疏散、开泻之功,但在方剂中所发挥的药效不同。

  不仅如此,在药材选择上,连翘成熟后像豆荚一样炸开口,种子从里面蹦出来,中医有“医者意也”之说,其开散的功能不言而喻。金银花就不用说了,花是要“开”的,其色白,自然入肺经,自然有宣散肺热之功。再加少许黄芩、板蓝根清热、解毒、泻火和凉血,肺热自除。

  肺热除则咽喉之热、痛自消,呼吸道症状自然消失或明显减轻。这样来看鱼腥草芩蓝口服液的方义,整体可用两个字概括“凉、散”(对应发病时的“热、郁”)。在整个方剂中,没有哪一味药要杀死病毒或细菌,都是在调理脏腑的机能使“郁”着的肺能“打开”,增强肺的宣发功能。

  同时,为了防止疾病发展,鱼腥草口服液方剂里面还有归胃经、归肝胆经、归心经的,如黄芩也走胃经,连翘也走肝胆经。因为肺属金,金克木,所以肺郁热则必殃及肝胆的气机疏泄(升降),金银花、连翘宣肺散热,连翘加强肝胆的疏泄,清肝胆之热,双管齐下。

  肺热引起呼(气升)吸(气降)异常时,肺气不肃降则影响胃气(采食)下行和大肠糟粕传导下行,又肺与大肠相表里,肺热移肠,则大肠有热,腐熟胃肠内容物能力减弱,故临床常见此时鸡群采食的轻微下降或变慢就是明证。而金银花和黄芩也都能走胃经,清胃热,而不至肺热遗祸脾胃。

  金银花的花蒂带红色,能入心经,能阻止肺热入心胞。整个方剂如排兵布阵,都在协调五脏,使五脏的升降浮沉维持平衡,正常运转。既然这样说,那是不是所有的呼吸道疾病,都可以用鱼腥草芩蓝口服液解决呢?显然不是,以上分析中我们指出了鱼腥草芩蓝口服液只能用于热邪在表的症状。

  比如说当有鸡群出现轻微甩头、咳嗽、红眼现象。当出现肺中有干酪物,即发生气囊炎或者堵气管时再用此方则力量偏弱,多不能凑效。此时则需要用到以清里热为主的药,例如清瘟败毒散,或者清瘟解毒口服液,配合止咳化痰药如麻杏石甘口服液或桑仁清肺口服液使用,或者加足剂量,用到2-3倍剂量。

  至此,这里总结一下。我们说中医治缘,是说中药不只是抗病毒,还能协调脏腑,使机体自身发挥祛病能力。腥草芩蓝口服液用于治疗热邪在表的症状有效,比如说轻微咳嗽、甩鼻、眼红等。出现死亡或内脏出血较重时疗效差。

鸡病专业网——为行业 尽己任!
免责声明:
1、凡注明为其它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
2、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本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3、我们努力做到报价信息参考价值最大化,对于报价同一地区可能存在一些浮动差异,建议实单实谈商榷交易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