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井:蛋价春节乱象为那般,悲观主义盛行惹的祸!

2019-02-11来源:老井说鸡蛋文章编辑:小琳评论:[点击复制网址]
|
  借助年底和年初蛋鸡变动剧烈的时候,蛋鸡圈悲观主义盛行,什么“19年春节后蛋价会跌至两元以下”“17个月高峰必有低谷”等等悲观论调充斥整个蛋鸡圈,一时间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好像蛋鸡养殖要世界末日来临一样。
 
  节后三日迟,逢节涨跌起伏,这是生鲜类食品的价格起伏规律使然,两元以下蛋价,除了倒霉催的2017年上半年,我养鸡这么多年也就在2003年遇到过,但那时候的两元以下跟现在的绝对不能相提并论,那时候玉米价格不到四毛钱一斤,鸡蛋能卖2.5已经是高价,2017蛋价之所以两元多,根本原因不是鸡太多,而是人感染禽流感死人了,一部分人拒绝消费鸡蛋所致。
 
  因此,毫无来由的炒低蛋价,除了让一部分既得利益的人浑水摸鱼,拉大暴利空间之外,恐怕最大的受害者还是养殖户,只要是稍微明白点的人,随便找个商超问一下鸡蛋价格,也足以让养殖户们大跌眼镜,终端销售在整个春节期间、甚至是现在仍然高价依旧,丝毫没有因为养殖户卖价大跌有低价甩卖的迹象,即便是有也是限量版的!
 
  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春节期间的蛋价在部分产区跌的轰轰烈烈,如日中天,而一部分蛋商还在疯狂的抢货,为缺货而发愁,这种落价与抢货齐飞,终端高价和出场低价共舞的局面着实让人感觉莫名其妙!
 
  为什么在消费相对高涨的日子,存栏并不多的时候,也没有类似人感染禽流感的报道来捣乱,蛋价居然出现如此乱象,老井认为,除了我前面讲到的群体无意识,更重要的是我们蛋鸡圈的一部分人悲观论调占据主流舆论阵地,让个别既得利益人钻了空子!!!
 
  当然,悲观论调不仅仅充斥于现在的蛋鸡圈,去年年初不把2018年的行情说的一塌糊涂吗?2018年中秋节前,不是也有人把中秋节后说的非常不堪嘛!结果2018成了多年来蛋价高峰的代表作,给有鸡的,胆大的,坚持下来的一个大大的惊喜。
 
  那么悲观主义的底气从何而来呢?因为悲观主义能吸引更多的眼球效应!因为一部分利益集团可以用悲观主义来发财!
 
  从大的方面说,只要稍微喜欢读点书的人,都会看到这个世界时刻都有耸人听闻的悲观论调,时刻在折磨着我们,先是上世纪60年代的人口爆炸和全球饥荒的各种恐慌,70年代是资源枯竭,80年代是酸雨,90年代是瘟疫,21世纪初是全球变暖。几乎每隔10年,人类就要换一个大的主题来恐慌一下,而且在这中间,各种小的坏消息也没断过,最著名的要数那个2012年世界末日的传言。
 
  喜欢看歌剧的朋友会发现,歌剧大多演出的都是悲剧,因为悲剧才有震撼力,才能抓住人们的心,这个道理不仅仅剧作家们懂,甚至科学家也懂,一些经济学家如果说世界正变得越来越好,轻则被骂做政府的马屁精,重则被骂做老顽固、蠢蛋、傻逼!
 
  相反,如果你说人类的大难将至,说不定能得到诺贝尔和平奖呢。这刚好印证了哈耶克的那句话,“(我们)对进步的善行怀有信心,反而成了心灵浅薄的标志”。如果你查一下京东图书的排行榜,那些吓唬人的书永远比乐观主义的书排名靠前。
 
  乌鸦在社会中的角色,总是报忧不报喜,这让他们显得清高。有时矇对了,他们就被捧成先知;有时矇错了,他们说是上帝恩赐。
 
  早在2017年底,不少命理界的“大师”,以股市十年一大崩盘为题,开始“提醒”大众2018年将重演当年金融危机的惨况。在2018春节过年期间,朋友圈的亲朋好友不断互相提醒,要注意全球的系统性风险。虽然我知道大家都是好意,但却对这些总是一笑置之,危言耸听的言论往往易于传播,而理性正向的乐观反倒有点天真。
 
  悲观主义最大的危害是,它们本身是毒素,毒害我们的灵魂。恺撒讲,勇士只死一次,而懦夫在倒下以前已经死了很多次。一些人危言耸听的悲观论调,实际上等于宣布了养鸡人没有一点点前途和希望,这样的毒素反而会让我们这些养鸡的、生活在社会低层的、最需要努力自强的一批人,反而变得颓废。
免责声明:
1、凡注明为其它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
2、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本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