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亿只食用禽类等野生动物和600万养殖者陷危困 对家禽业意味着什么?

2020-03-24来源:《国际家禽》文章编辑:小琳评论:[点击复制网址]
|
  新冠肺炎疫情在威胁全球民众健康并给多国带来灾难的同时,使得人类疫病与野生动物之间的话题受到普遍关注,多年处于灰色地带的野生动物养殖产业链和利益链因此也逐渐曝光,正在拷问社会多个领域现有制度设计和法律法规以及人们对待野生动物的道德底线。
 
  暂且不论野生动物在人与环境可持续发展中的重要地位,仅从人与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来看,包括家禽产业在内的诸多产业持续发展与野生动物保护、养殖均有着直接关系,较明显的是医药、保健品、美容、服饰、奢侈品以及旅游等行业。如今,“禁野令”在中国各地加快落地实施,年上市逾8亿只食用野生动物的养殖业正面临被清理退出动物蛋白市场的危困,100多万个养殖场将被清理退出,逾600万养殖者面临如何转型、转行以及维持生计的考验,而此前被多方宣称靠养殖食用野生动物带动脱贫致富的一些村镇前路堪忧。凡此种种,如果不像2003年非典后那样令行纸上,在一定程度上亦将对家禽、饲料、兽药、动保以及水产等动物蛋白链带来影响。
 
  1.7亿只、8.2亿只野生动物,牵动15万、600万养殖者
 
  在野生动物养殖产业中,以食用为目的的野生动物养殖产业的从业人数、产值所占比例仅次于毛皮野生动物养殖产业,但它与民众疫病发生与身体健康的关系最为密切。据中国工程院发布的《中国野生动物养殖产业可持续发展战略研究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野生动物养殖的农户约400多万户涉及专兼职从业者近1409万人,产值5206多亿元;同年,国内食用野生动物养殖产业的专兼职从业者近626.34万人,产值1250.54亿元,而我国毛皮动物产业对应的这一数据分别为近760万人、3894.83亿元。

  目前,国内以食用为养殖目的的野生动物种类较多,主要包括龟鳖类、娃娃鱼(大鲵)、蛙类、鳄鱼、果子狸、蛇、雉鸡类、雁鸭类等。其中规模较大的有龟鳖类、蛙类、大鲵、鳄鱼、蛇类等。但从养殖数量来看,食用野生动物最多。据此报告估算的数据,2016年,全国食用野生动物养殖种类达42种,养殖数量约达8.20亿只,从业人数626.33万人;其中,鸟类(禽类)养殖数量约为1.71亿只(占比20.8%),产值76.56亿元(6.1%);两栖类养殖数量约为5.89亿只(71.8%),产值506.48亿元(40.5%);爬行类养殖数量约为5660万只(6.9%),产值643.22亿元(51.4%);兽类养殖数量390万只(0.5%),产值24.28亿元(1.9%)。
 
  以禽类食用野生动物养殖来看,养殖种类达14种,仅次于爬行类(17种)。2016年,食用鹌鹑的养殖数量达1亿只,绿头鸭、番鸭、环颈雉的养殖数量分别为2100万只、2100万只、2000万只,蓝孔雀、原鸡的这一数字分别为300万只、200万只,鸿雁的养殖数量为100万只,黑天鹅的养殖数量有20万只。

  在禽类食用动物养殖中,雁鸭类养殖规模较大,且目前繁殖技术已经完全成熟,可以进行大规模推广的雁鸭类有鸿雁、斑头雁、绿头鸭、鸳鸯、斑嘴鸭、疣鼻栖鸭、黑天鹅。《中国野生动物养殖产业可持续发展战略研究报告》称,雁鸭类养殖场聚集在山东、浙江、广东、福建等地,而在山西、湖南等省份有小规模的养殖区域。在江西、浙江、江苏等湿地湖泊发达的省份,雁鸭类养殖已经形成了一定规模。鸿雁、斑头雁、绿头鸭、鸳鸯、斑嘴鸭、疣鼻栖鸭、番鸭等饲养技术成熟的雁鸭类养殖规模都非常巨大,雁鸭类养殖模式包括封闭式饲养、半开放式饲养、生态养殖三种模式。如,被称为“中国雁鸭类养殖之乡”的浙江海盐县已走上规模化、标准化、品牌化的“一条龙”产业链发展道路,通过“公司+合作社+基地+农户”的模式打造了年产野鸭苗150万羽、产值6500万元的新兴农业特种产业。
 
  此报告还显示,2016年,全国兽类食用野生动物养殖数量最多的果子狸达300万只,野猪、豪猪养殖数量分别为60万只、25万只;爬行类食用野生动物中,养殖数量较多的有龟、鳖(2600万只)、滑鼠蛇(1800万只)和眼镜蛇(900只),鳄鱼的养殖数量竟然达55万只;两栖类食用野生动物中,虎纹蛙(4.67亿只)养殖最多,其次为牛蛙(6237万只)、林蛙(4200万只)、大鲵(1500万只)。值得引起重视的是,2015年,全国龟、鳖的年产量分别达到了4.3万吨和34.2万吨,龟、鳖养殖企业、养殖场和养殖户达100万家。
 
  国内食用野生动物产品目前的销售渠道主要是水产批发市场,市场份额占比达90%,销售产品主要有蛇类、鳄鱼、食用龟鳖类、蛙类等。如,90%的养殖蛇也通过此渠道消耗掉。有资料认为进入21世纪后,我国活蛇年消耗量达2万吨;广州活蛇月销售量达600吨,香港达100吨。根据养殖场养殖数量调查测算,全国年销售量活蛇800-900万条,按平均每条2千克计算,共有1.6-1.8万吨活蛇供应市场,眼镜蛇、滑鼠蛇、尖吻蝮、眼镜王蛇等平均收购价格为200元/千克,年产值约32亿~46亿元。此外,据测算我国药用蛇干、蛇胆等的交易总值近10亿~15亿元。
 
  “禁野令”下养殖户陷危困,野味消费者目光或转向其他动物蛋白
 
  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的《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下称《决定》)指出,自2020年2月24日起,凡《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和其他有关法律涉及猎捕、交易、运输、食用野生动物的,必须严格禁止。全面禁止食用国家保护的“有重要生态、科学、社会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以及其他陆生野生动物,包括人工繁育、人工饲养的陆生野生动物;全面禁止以食用为目的猎捕、交易、运输在野外环境自然生长繁殖的陆生野生动物;列入畜禽遗传资源目录的动物,属于家畜家禽,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畜牧法》的规定;国务院畜牧兽医行政主管部门依法制定并公布畜禽遗传资源目录。
 
  这意味着国家重点保护动物、未被列入畜禽遗传资源目录的陆生野生动物,一律禁止养殖、交易、食用与运输等。然而,基于现有相关法律法规,不同业界人士对此给出了不同的解读,而如何界定、划分、归类等具体细节问题仍悬而未解,在新冠肺炎疫情灾难引起民众对野味话题异常敏感时期,多方的探讨和争议夹杂着一些消费者的声讨,使得全国逾600万户食用野生动物养殖从业人员陷入危困境地,重重疑云和迷雾中,亦不知何去何从。虽然他们中有多少人会转向家禽养殖、水产养殖仍有待观察,但巨量的野味市场的退出,将使得这些消费者转向购买其他动物蛋白。
 
  然而,从相关法律法规中可以找到一些脉络和方向。现行《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2018年修订)第十条明确指出:“国家对野生动物实行分类分级保护。国家对珍贵、濒危的野生动物实行重点保护。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分为一级保护野生动物和二级保护野生动物。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由国务院野生动物保护主管部门组织科学评估后制定,并每五年根据评估情况确定对名录进行调整。”同时,此保护法第三十条规定“禁止生产、经营使用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及其制品制作的食品,或者食用没有合法来源证明的非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及其制品制作的食品。禁止为食用非法购买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及其制品。”

  按照国家林业和草原局野生动植物保护司于2019年8月6日发布的《关于征求国家重点保护陆生野生动物名录调整意见的函》,《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陆生野生动物部分)修订稿收录国家重点保护陆生野生动物772种,其中国家一级保护的185种、国家二级保护的587种;其中,鸟纲390种,国家一级保护的91种,国家二级保护的299种。
 
  此次修订的国家重点保护陆生野生动物名录中,共新增388种;其中,鸟纲新增145种、未变212种、升级33种、删除1种。在鸟纲新增的145种野生动物中,鸡形目雉科共48种,新增12种、升级3种;雁形目鸭科共20种,新增13种、升级1种。值得关注的是,大石鸡、红原鸡、白马鸡、藏马鸡、鹧鸪、鸿雁、鸳鸯、大天鹅、疣鼻天鹅、红胸黑雁、小天鹅、花脸鸭、罗纹鸭、琵嘴鸭、红头潜鸭、白眼潜鸭、青头潜鸭、中华秋沙鸭等被列入其中,这些国家重点保护动物目前在国内食用野生动物养殖产业中也占有一定的比例。
 
  现行的《国家级畜禽遗传资源保护名录》(2014年修订)确定159个畜禽品种为国家级畜禽遗传资源保护品种。其中鸡28种,如,大骨鸡、白耳黄鸡、仙居鸡、北京油鸡、丝羽乌骨鸡、狼山鸡、清远麻鸡、文昌鸡、静原鸡、长顺绿壳蛋鸡等;鸭10种,如北京鸭、攸县麻鸭、连城白鸭、绍兴鸭、高邮鸭等;鹅11种,包括四川白鹅、狮头鹅、皖西白鹅、太湖鹅、浙东白鹅等。

  为了贯彻落实《决定》,国家林草局出台七项措施并明确提出:全面整顿野生动物人工繁育和经营利用从业机构,依法清理许可证件及文书。对取得人工繁育许可证,以食用为目的从事陆生野生动物人工繁育的,须撤回并注销所核发的人工繁育许可证件或文书,并一律停止为食用目的出售、运输野生动物等活动;对从业机构人工繁育种类列入《畜禽遗传资源目录》、林业和草原主管部门已核发人工繁育许可证件或文书的,须一律撤回并注销所核发的许可证件或文书,其人工繁育种群管理适用《畜牧法》的规定;对以食用为目的从事野生动物经营利用的机构,已取得以食用为目的的经营利用许可证件和文书一律予以撤回并注销或申明作废,停止一切以食用为目的的经营利用陆生野生动物活动。同时,一律停止受理以食用为目的猎捕、经营野生动物等活动的申请,严格规范对非食用性利用野生动物活动的审批行为。
 
  自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派出9个调研指导组和16个督导组,全力配合疫病防控研究;截至到2月26日,全国各地林草系统共出动执法人员866000多人次,出动车辆97800多次,清理整治市场餐馆饭店等经营场所350000多处,检查人工繁育场所153000多处,办理野生动物违法案件690起,收缴非法工具2919件,收缴野生动物39000多只,收缴封存的野生动物制品1080多公斤。另据广东森林公安机关通报结果显示,目前已整治市场、酒楼饭店等经营17523个次,立案74起(刑事案件14起、行政案件60起),仅收缴的野生动物就达到4390头(只)。
 
  复杂的产业链与利益链,饲料、动保、兽药、设备提升空间大
 
  野生动物养殖产业在近年来取得快速发展的同时,亦带动了包括饲料、疫苗兽药、养殖机械设备、繁育技术等产业的发展。然而,在人类疾病、动物疾病、人与动物共患疾病逐年增多且自然环境越来越恶化的严峻形势下,加之其产业链各环节发展不平衡、利益链关系异常复杂、走私猖獗,野生动物养殖产业持续发展面临越来越大的考验,而如何合法合规、科学养殖、健康养殖,将疾病传播风险降低到最低已成为头等大事。
 
  对此,《中国野生动物养殖产业可持续发展战略研究报告》列举了七大问题:主要存在技术体系不够完善问题、普遍缺乏“育种”环节问题、普遍存在着不重视疾病防控的管理理念现象、环境污染问题、动物福利问题、产品质量问题、养殖品种发展问题。如,我国的野生动物养殖产业主要是以庭院经济模式的小型散户为主,其特点是疾病防控意识差,加上环境卫生差,还有饲料营养不均衡等原因导致疾病增多,并且在疾病治疗上因缺乏用药知识、疾病诊断技术落后而乱用三无产品的药,造成死亡率居高不下。
 
  此报告称,我国多数野生动物养殖业都没有专门的疫苗和兽药,真正可以成为产业的只有毛皮动物养殖疫苗兽药产业。按照2015年的种兽存栏及皮兽成活率来计算,毛皮动物貂狐貉种兽和皮兽总量约为1.26亿只,家畜动物家兔獭兔羊种兽和皮(肉)兽总量约为6.28亿只,合计7.54亿只,每年需要大量疫苗和兽药进行疾病防治,总产值约为10亿元。
 
  与家禽养殖产业相同的一点是,饲料也是构成野生动物养殖产品的主要成本。目前,我国野生动物产业真正形成饲料产业的只有毛皮动物养殖饲料加工业。以水貂、狐狸、貉子的饲料成本来计算,我国的毛皮动物饲料产业的产值大约为321.46亿元。在国内生产龟鳖饲料的厂有100多家,主要集中于浙江省和广东省,年产龟鳖饲料近50万吨,从形状上分主要为粉料和膨化料两大类。虽然我国蛇类养殖规模很大,但饲料至今没有开发出人工配合饲料,无定型的饲料产品供应市场,采用的饲料主要是家禽养殖场淘汰的鸡雏和鸭雏的冷冻品,投喂前的脱毛、除去内脏和剪碎等加工由养殖场直接完成,没有形成固定的饲料生产厂。
 
  此外,很多野生动物养殖都需要大量的机械设备,如,笼舍、自动给水设备、喂食盒喂食车、饲料加工设备、冷库设备、皮张加工设备、各种工具和劳动保护用品等等,但没有专业的厂家,主要靠企业自行定做加工,野生产品加工转化率低,产业没有形成规模,预计整个野生动物养殖加工机械设备产业具有逾1000亿元的规模。
免责声明:
1、凡注明为其它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
2、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本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